總瀏覽量

2014年12月26日 星期五

半生文字無人見,只有孤燈照得明---日本人也曾寫過氣味清古的漢詩




逛書店,偶遇《日本詩話二十種》(馬歌東編選),異常驚喜。
此書以《日本詩話叢書》(1920-1922年編)為底本,精選出二十種日本漢詩詩話。
古代日本,受大唐文化影響甚深。
日本漢詩的發展可劃分為四期:源起初盛的王朝時期(646-1192),緩慢發展的五山時期(1192-1602),臻於鼎盛的江戶時期(1603-1868),走向衰微的明治之後。
日本詩人的漢詩創作,多以中國唐宋名家為學習對象,整體水平當然不及唐宋名家,但這世上,每個人都有其思想獨特性,故此,日本漢詩也不乏獨門佳句。
一路揭書,我內心激動而故作靜定,揮筆記下了許多一見鍾情的詩句。
以前,我不斷在中國古詩詞的固定世界中暢泳,如今,突然在日本湧出一泉從未接觸過的大和風味漢詩,妙句紛呈,那感覺就是妙。
而且,詩話作者,即評詩之人,水平亦高,論句不凡,同樣令我驚喜。
原來,日本人也曾如此迷寫過漢詩。
在歷史洪流下,中日關係向來特殊,日本漢詩先興後敗,好在今時今日,文字之美不分國界,欣賞詩句之渴求不用再斤斤計較種族矛盾。

看句:

晚來比屋弦歌起,疑是諸天讚我聲。(惠仁)

詩話云:可謂狂妄!
哈哈,我認為,狂得可愛。

再看:

一帶暮江煙色濃,來舟時與去舟逢。(池娛庵)

我喜歡第二句,來舟與去舟,畫面生動。

文人心思共鳴詩句有:

半生文字無人見,只有孤燈照得明。(梅外)

文字淺白,但句意動人。佳句也。

字妙景絕的傑作也有:

風回雲腳斷,水洗石根清。(紀國源衡)

堪稱字字精妙。

以下這句大和風味極濃:

蹣跚醉屐碎銀沙,
風雪前頭勢更加。
夜半歸家人已寢,
戶前自掃一身花。
(島田桑苾堂瑞)

看過日本古裝電影的,此刻腦海必有美麗畫面。

直追唐宋名家的大作如下:

誰將東海水,洗出玉芙蓉。
蟠地三州盡,拂天八葉重。
煙霞蒸大麓,日月照中峰。
獨立元無競,終為眾岳宗。(栗山)


佳句


漁舟火影寒燒浪,驛路鈴聲夜過山。(藤忠文)
蒼波路遠雲千里,白霧山深鳥一聲。(橘直干)
梅發寒花朝見雪,水收幽響夜知冰。(藤為時)
仙梵窗中曙,疏鐘枕上清。(中納言葛野)
柴門月靜眠霜色,茅店風寒宿浪聲。(藤原氏權勢)
山樓鐘盡孤雲外,林戶花飛落日前。(左大辨顯業)
疏影上窗月亦香(笠原雲溪)
故園春欲盡,絕域草初肥。(涼京國)
卻恨西都題柱過,且思南畝帶經鋤。(莊子謙)
晚來比屋弦歌起,疑是諸天讚我聲。(惠仁)
芳根不許傳西土,留作東方第一花。(舒亭)
記得去年端午後,扶君醉向晚涼移。(舒亭)
月沉高樹鴉初睡,果落閒庭蟲息聲。(河寬齋)
一帶暮江煙色濃,來舟時與去舟逢。(池娛庵)
低細箏聲彈軟風,小庭煙淡月朦朧。

青簾半捲燈不點,人在海棠花影中。(島梅外)
小齋簾捲輕風入,午睡枕邊紅葉多。(泛居)
斜日孤村雨,殘虹半野晴。(櫻宇)
腰鐮農叟歸來處,一朵黃雲擔在肩。(董堂)
山近知秋早,池深得月多。(董堂)
一寸青秧三寸水,田田浸得鬧蛙聲。(河孔陽)
花溪鳥浴紅邊水,草徑人沖綠處煙。(滕粲堂)
夕摘畦蔬和雪煮,晨收林葉帶霜燒。(滕粲堂)
夕日春餘千萬紅(稻垣君義)
句至窮愁清且新(舒亭)
春雨連三月,風花空一年。(丈山)
歸鴉天有路,游蝶囿無風。(丈山)
閒園雨過少紅葉,秀色才殘一兩枝。(丈山)
昔日謫仙何不買?清風明月兩三錢。(丈山)
草深迷熟路,樹密失歸程。(元政)
林間有影鳥爭宿,村路無人牛自歸。(元政)
箇中唯有無窮意,坐對青山不讀書。(元政)
野梅過雪吐,山鳥畏人飛。(順庵)
鳥飛搖樹影,牛過激溪聲。(富春山人)
誰將東海水,洗出玉芙蓉。
蟠地三州盡,拂天八葉重。
煙霞蒸大麓,日月照中峰。
獨立元無競,終為眾岳宗。(栗山)

夜久清譚罷,臥聽草下蟲。(月潭)
歸鳥迷棲林上下,獵人失徑澗西東。(月潭)
心冷句中因說水,腳勞夢裡為登山。(木百年)
痛侵頭腦神將死,羸到形骸氣不騰。(米庵)
枝頭花褪雨前紅(波響)
半生文字無人見,只有孤燈照得明。(梅外)
下簾不忍看花路,睡過風風雨雨天。(德郎)
蹣跚醉屐碎銀沙,風雪前頭勢更加。

夜半歸家人已寢,戶前自掃一身花。(島田桑苾堂瑞)
細視星成字,靜聽蟲誦蟲。(海青陵皋鶴)
山收白雨頭還佛,人入清秋體欲仙。(醉石袖)
老樹無知歲,奇花不辨名。
風回雲腳斷,水洗石根清。(紀國源衡)
榴花紅照水,蕉葉綠成林。(中村進甫)
蟲聲秋四壁,松影月三更。(寒谷)
閒慣詩情淡,貧知道味安。(篁村)
簾收竹影知雲過,池送荷聲判雨來。(古夢)
屏掩殘燈人未起,門前已賣杏花聲。(今井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