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6月28日 星期四

我的第一幅抽象畫,該如何定價呢。我的極簡水墨主義



 
 
 

1我的第一幅抽象畫,該如何定價呢?

這是我的第一幅抽象畫,由我創造的二十個五線人組成,組成線條優美的圖案。
我有意識地創作這幅畫,但當畫成之時,它的美妙,遠遠超出我的預期,十分驚喜,非常喜歡。
再多畫幾張的話,就是添上不同的色塊了,可填色在五線人體內,也可填色在五線人以外的空位,相信又有不同的效果。

 

2我的極簡水墨主義

我沒有繪畫天分,但腦內又漲滿了線動意念和繪影慾望,一再催我動筆。
掙扎多年,終於跪低(政壇詞彙,意即屈服),想到個有偷懶、取巧之嫌的方法:走極簡路線。
其中一個創作思路是,從以往拍攝的照片中挑取靈感。
這是借用嗎?不是借用。
拍攝極簡照片那一刻,我已經視之為繪畫元素了,攝影,只是中轉站。
如此一來,攝影和繪畫在我心目中的地位、關係更複雜了,而我根本不想替它們仲裁。
希望替沒有繪畫天分的千千萬萬人,殺出一條繪畫血路。

世界盃三四事:賭波專收叻仔。冷待世界盃是大趨勢。微妙賽果。足球的味道不同了




1賭波專收叻仔?

幾天前,時事評論員蔡子強寫了一篇足球評論文章,謂賭波專收叻仔。收,是收服的意思。
這句話,可能是源自馬場專收叻仔。

我認為這句話有爭議之處,應該這樣說,馬場專收牙擦擦自以為好叻的人。
在馬場的賭客人海中,真正叻的人大多是低調的。

懂看馬的狀態,很重要,懂看練馬師的出擊手法,更重要。
看通了練馬師出擊手法的賭客,很叻,看通了練馬師出擊手法而不聲張(以免驚動被研究觀察的系統),更叻。
再結合各項研究數據,就比練馬師知道得更多了。

馬場專收牙擦擦自以為好叻的人,而真正叻的人,默不作聲,視馬會為提款機。

世界盃則比較複雜,世界級賽事,牽涉太多人和系統,香港的叻人也難言穩勝。
再加上,多年來,香港的足智彩根據香港賭客的智力、賭資而不斷修正、改動賠率(好茅,極不公平),如今的賭法,對足智彩很有利,在香港賭波,是不划算的,叻人都不會視為大賭的重要戰場。

2冷待世界盃是大趨勢

世界盃期間,在球迷眼中,無綫和有線好像消失了一樣,但同時我們對viuTV的好感也不多,因為他只免費直播19場。

無綫不投世界盃,一來是因為直播權太貴,二來是廣大師奶群不看足球,而師奶才是無綫的死忠分子,無綫會計算,直播一個月世界盃,可能會損失追劇三十年的師奶。

香港人受綁於世界盃,香港沒有一個屬於香港人的全免費電視台。
冷待世界盃,是大趨勢。


3F組賽果之微妙

墨西哥拿了6分仍未能穩出線,只有3分的德國對著出線無望之南韓,理應必贏,於是,墨西哥也不能輸給瑞典,但結果卻是墨西哥、德國皆輸。
此兩個必定搶分所以必定和、贏(墨西哥至少和、德國必須贏)的想法,再次輸死人了。
賭博的恐怖,正在於此。

德軍輸得難看,第一球失波,南韓球員幸運地在門前拿到球,此時,附近的五個德軍,一動也不動,呆看著南韓球員起腳射門。
不尋常!
無論能否阻截,都要馬上撲上前阻止,是每一個守衛的基本意識和責任,五個守衛,全部呆立(尤其是8號和23號,簡直在等看別人射)

我只能說,這隊德軍,太年輕了。


4足球的味道不同了

今屆世界盃,首次運用VAR科技,裁判可即時看重播鏡頭才決定是否判罰十二碼,以杜絕球場上的影帝。
突然覺得,足球的味道不同了。
的確,這種科技,令球賽更公平了。
但改判的行為,窒礙了足球節奏,更準確地說,是窒礙了觀眾的情緒。觀眾想發洩情緒,但一下子就被擺平了,多罵兩句都來不及了,好冇癮,哈!
未來,再沒有盪氣迴場的爭議罰球了嗎?
資深球迷表示感到失落。

2018年6月27日 星期三

小洲村(下)。藝術家可隱居之地









































































發現一家旅行詩人,沒開門。
發現一刀中文網,印有蘇一刀、世賓的詩,雖然其門是無門之門,但不見人影。
發現武庫舊物館,但週六才開門。

難道藝術家們隱居久了,已煉成隱形奇功?

特別一提,進村前,看到有家舊書店,25元任拿三本。
而村內也有一家狂人書店,但店外坐著的老婦竟然不准我拍照,拍攝書店外觀也不可以?天啊!

交通天河客運站總站坐252號可到小洲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