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0月28日 星期日

《狼八式》(鍾偉民著) 中的一則誤傳。劉天賜寫「電影藝術家」周星馳。對李小龍之死終於釋懷


 

 

1《狼八式》(鍾偉民著) 中的一則誤傳

 

《狼八式》(鍾偉民著)是一本講寫作與思考的書,相當精采,但有一處例子,是錯的。
書中第31頁寫:

李小龍在《精武門》中扮陳真,戟指訓斥蘿蔔頭: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大概火遮眼,四個字能說明的事,他用上六個字,造了一個有破綻的長句……「東亞」一詞,是顆贅疣。

鍾偉民搞錯了,那句話是以訛傳訛。
你可以重看李小龍的《精武門》,李小龍是說中國人,不是病夫!並無「東亞」兩字。
很多人都被日本人那塊寫著東亞病夫的匾誘導,以致弄錯了。
或許是因為梁小龍飾的陳真吧,在《大俠霍元甲》最後一集,梁小龍飾的陳真扯住日本大使衣領,的確是說: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


2劉天賜寫電影藝術家周星馳

 

《明報月刊》(10月號)劉天賜寫了一文電影藝術家周星馳。

文中有兩點值得一提

1)
周星馳對創作組的同事說有好笑的動作、說話、處境……都不要寫給我,而應寫給其他角色去演、去說。
這句話震撼了劉天賜。

我以前也寫過,780年代的笑片,笑星笑匠們主要是靠搞笑的對白、橋段出位,周星馳靠的卻只是天生的喜劇演技,接對手招時,他自然就能爆出自己獨有的幽默感。

2)
金庸先生說周星馳新推的片子《功夫》,我看過了,非常好,寓意很深刻。捧腹大笑之後,還饒有哲理的餘味。

金庸當面稱讚你時,信五成就好了。
如果他是對其他人稱讚你,則可信八成。

3對李小龍之死終於釋懷

在《李小龍肢體表達的藝術》(約翰。力圖編著  溫戈、楊娟譯)中,李小龍的學生斯特林。斯里芬分享了一個故事:

在訓練跑步時,李小龍要求斯特林以較快的速度跑三英里,有天,李小龍要求他跑五英里,三英里之後,斯特林太累了,對李小龍說:不行了,再跑的話,我會死的。
李小龍說:那就死掉吧。

斯特林惟有死撐著跑完。
之後,斯特林問李小龍,為何要這樣說?

李小龍說:因為每個人最終都會死的。如果你總是對你明明能做的事情卻人為設了限制,無論是體力上的,還是其他方面的,這種弱點會影響到你生活的其他方面,它會影響你的工作、影響你的思想、影響你整個人生。事實上,並沒有任何限制。縱使會有一些停滯的時候,但是不能止步於此,而是要不斷努力去超越。如果超越會殺死你的話,那就讓它殺了你吧。一個人應該時刻追求進步,不要固步自封。

李小龍為求達到武術最高境界,可以不惜一切,他的死,正是觸及了個人極限。
旁人把死看得最大,在李小龍眼中,卻大不過對武學的追求。
不用再憂傷、疑惑於李小龍之死了,他是在武者的巔峰狀態下離世的,這是香港武學界一份珍貴的習武資料。


 

2018年10月26日 星期五

「我向她們點我的頭」@西西的一句禪公案



不久前,西西獲得第六屆美國紐曼華語文學獎,引起坊間議論。
某教授在Facebook寫,接受不了西西在小說《我城》中第一句~我向她們點我的頭。
故沒有興趣再看下去。

此言一出,引起多位文壇知名人士和西西讀者質問,某教授聲稱沒有批評任何人,只是個人喜好的問題。
有支持教授的網民戲言這是網絡欺凌。

這位教授,曾向李天命、陶傑挑機,姿態勇猛,今回,引致圍攻,只是退守。

專欄作家馮睎乾是教授老友,今日終於在《蘋果》專欄評論西西的這個一句禪公案(我的戲言)

馮睎乾慨嘆其老友只是說說自己感想,卻惹來口誅筆伐,但文章所論沒有偏幫老友,他指出,原來第二句是:是了,除了對她們點我的頭之外,我還有什麼話好說。(而教授只看一句就決定不再看下去了,可惜。)

梁文道曾撰文指此為童言,馮睎乾不認同,經過一番剖字析句後,覺得:

 

我對她們點我的頭不符習慣,算不上可喜,似乎亦難言美;但以修辭效果論,則頗見心思,用法合理。

我沒有特別喜歡西西,前兩天看過她的散文集《試寫室》,其中一篇是《語言有趣》,文中寫:幸而我們用文字來說話都是講國語,不管上海人廣東人潮州人都看得懂,否則,中國人和中國人怎樣交談呢。

前陣子的國粵語之爭,建制派就該推西西的文章出來。

至於我對她們點我的頭」的寫法,我的看法是:完全沒有問題。

在此,把整段引出來:

    我對她們點我的頭。是了,除了對她們點我的頭之外,我還有什麽話好說。這座古老而有趣的大屋子,有十七扇門的,而她們說:就給你們住吧。
  
  她們說的你們,指的是:我娘秀秀,我妹阿髪,以及我,阿果。她們,她們則是我父親的兩個妹妹,一個姐姐。就在昨天,我努力記憶了一個晨早的更次,才記得起,我大概一共見過她們兩次。有一次,我記得她們像荷花,即是說,燦爛;另外一次,我記得她們像蓮藕,灰麻泥巴嘴臉。
  
  這日,她們找著我。

 

我對她們點我的頭,意思是對她們點我的頭(讓她們看見),但其實內心很複雜,可能是無可奈何的,可能是不同意的(她們看不見) ,畢竟是四個人住一間屋喎(哈!)。
如果只寫點頭,易令人誤會身心同一,強調點我的頭,意指我的頭跟我的心意見不一致。

這是普通的心理寫法而已。

宰木場@天水圍公園。又一靜地:中山紀念公園















































1宰木場@天水圍公園

天鴿走後,這種聲音尚未出現,山竹走後,連曾經渴望打風放假的人也開口了:玉兔(下一個颱風名),你過主吧!(走開)

山竹後遺症,香港倒下的樹至今日尚未清理好。

天水圍公園清理員仍在努力清理,現場猶如宰木場,少見如此場面,多拍幾張留念。

2又一靜地:中山紀念公園

中山紀念公園風景優美,遊人不多!
又一寧靜佳選。

孫中山先生腳下,一片綠油油的大草地,外國BB歡快奔跑,情侣並躺談心,為何不見畫家在寫生?


2018年10月25日 星期四

《月光光 心慌慌》:貌似Patti Smith的外婆暴力對抗殺人魔米高。負分演技。劇本。電影新拍法




 

 

1《月光光 心慌慌》:貌似Patti Smith的外婆暴力對抗殺人魔米高

《月光光 心慌慌》系列,電影數量在追趕《陰陽路》嗎?呵呵,當然,《陰陽路》系列電影大多數水平差劣,是一項俗氣的香港紀錄。

《月光光 心慌慌》是1978年經典恐怖電影。2018年這部是繞過中途的十來部而向它致敬,首集中的生環者Laurie Strode,再次由Jamie Lee Curtis(圖一)飾演,這個造型貌似Patti Smith(圖三)的外婆倒下了,女兒起來,孫女接力,合作把車撞也不死的白臉殺人魔米高。

電影一開始就在天台拍攝幾個精神病患者的癲狂風采,詩意側漏(大誤,哈!)

電影情節的前三分一,氣氛溫和寧靜,之後,突然非常暴力地殺人。
這部電影沒被列為暴力三級片?
結果,一個十歲男童被嚇得中途離場……踩爆X鏡頭時,一個青年人掉下整桶爆谷……

而細佬(指小弟),趕著回家重溫1978年版。

 

 

2負分演技

如果說某演員零演技,這仍不算是最低分。
演得完全不像,可說是零演技。
但比零演技更差的是負分演技。
公平一點來說,應撇開偏見,批評某演員的表現屬負分演技,有可能是一時意氣或故意貶低,故此,令人氣到嘔、吐血、心臟痛,那才是真評太可惡了,簡直是負100分演技。



3劇本


一個男子把其日常中視為女神的少女禁錮起來,目的不是要侵犯她,而是不讓她接觸任何男人,以確保她今生的絕對聖潔。


4電影新拍法

以鬼的視角拍鬼片,兩隻情侣鬼嚇一班年輕人,嚇得好過癮,誰知,年輕人開始反擊,當情侣鬼又想嚇人之際,道士突然出現,嚇死情侣鬼了(哈!)

說香港:上天注定這是個神奇城市。你估我唔島!猜想明日大嶼的兩大原因。水果檔革命@屋邨故事


 

 

1說香港:上天注定這是個神奇城市

香港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住在這裡,能感受到很多神奇的事物。

在我看來,香港是一個神奇城市,也是一個智慧之城,當然,這個智慧,隱藏在吵鬧的政治爭議和誇張自主的報紙之下。

傳說,香港是一塊福地,自有其源起,那是一道洩漏的天機吧?

生活在香港,倍感自豪,無論它有多亂都好,它的獨特性之強烈,全球第一。

香港以外的人(尤其是美國人和內地的中國人,以及離開香港的香港人),永遠搞不懂香港人的核心內圍世界,每想至此,我都會搖頭大笑。

複雜的中國歷史、被英國殖民史、美國股市這三大原因,令香港的獨特性,堪稱全球第一。


 

2你估我唔島!猜想明日大嶼的兩大原因

到新界北走了一圈,才明白了一些事。

說普通話的人愈來愈多,逐漸成為該區主流。
我認為,推明日大嶼計劃的原因有兩個:

一,多年交手下,港府始終撼不動新界地主,故放棄向新界收地。


二,來港長住的內地人愈來愈多,由新界向九龍、港島逐漸渗透,施行明日大嶼計劃,是香港的上流階層想保住港島,將來自內地的人移至人工島。

大多數香港人都不支持這項計劃,港府若想港人支持,可試試通過立法會敲定人工島建成後,政府最重要的機構必須搬入人工島。

今回真是~你估我唔島。

 

3水果檔革命@屋邨故事

話說本朝,我區是舊區,有一水果檔,檔主菠蘿王有三十年削水果皮功力,刀法如神,旗下水果比其他水果檔好得多,但當然也貴一點。但我和一些愛吃靚水果的人皆樂於幫襯。菠蘿王生意滔滔。

近來,有人開竅了,得悉~舊區每多有錢客,水果多貴都會吔()

貴價水果檔連開三檔,賣的水果比菠蘿王的款式更多、更靚,價錢也更貴,生意卻滔滔X2倍。

菠蘿王空有三十年刀工,也止不住生意下滑,最近索性熄燈,外遊去了。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奇靈里巨幅塗鴉。入蛇竇吃蒸排骨。旺角塗鴉谷已淪陷,外傭接管。逛花墟,買櫻桃

































































 

1奇靈里巨幅塗鴉

昔有《殺出西營盤》,今有我持機殺入西營盤,抵奇靈里,拍巨幅塗鴉。
香港地下塗鴉界已到危急存亡之秋了,因為塗鴉商業化的盛世已到……

2入蛇竇吃蒸排骨

早上11點半,路經德輔道西,本想到永合成一吃,永合成竟然閘已落,惟有以眼緣定奪。
蛇竇,不是吃蛇羹的蛇竇,裝潢有點特別,進吧。
餐牌設計具懷舊味道,賣的餐跟一般茶餐廳差不多,但一個月共31日的午餐,他竟一一列好,而我,卻偏要揀正餐蒸排骨。
奶茶較苦,要落整包糖(我平日只落半包)
本以為中伏,想不到蒸排骨竟是我最愛吃的那
種做法,選料和火侯都剛合我意,不錯。
店主是有些心思的,這裡的廁所雖小,卻用鮮色瓷磚作牆,男廁採藍色,女廁用粉紅色,相當精緻。
觀微知著,雖不完美,卻有令人念想處。

3旺角塗鴉谷已淪陷,外傭接管

旺角塗鴉谷已淪陷,除了有半截路在進行工程之外,主要部分也被外傭接管了。
外傭姐姐們在塗鴉環抱下,開餐、唱歌、播勁舞音樂……
其實,此地潮濕,有渠,氣味不佳,外傭姐姐們不該久留的。


4逛花墟,買櫻桃

今次逛花墟,一心要買一棵既有古樹曲線又有花朵的植物,在品茶時陪我。
最後,選擇了美國櫻桃(最後三張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