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

我的「種魂」論。與家人的驚人巧合。夢遊鋼鐵之城


 
 

 

1我的「種魂」論

小時候,我是個爬樹高手,在熟悉的那棵果樹上,如履平地。
我熟知力度的平衡,在柔韌的樹頂橫枝上站立和上下搖動,逍遙自在。
年紀大了,意識仍在,但動作已難自如。這是身體不能永保青春的原因。
身體不能永保青春,那麼思想呢?
也不能,因為一旦患上痴呆症、健忘症,多聰明的人也在片刻之間變成白痴。

唯有「種魂」(「種」是名詞,種子的「種」,故意和一般意義的「靈魂」區分開),或有延長思維意識的可能性。
修煉思維意識,成為「堅固」的種子,待到形態轉換(即身體的死亡)時,由死後各種可能出現的「物質」喚醒早種的種子,重新開始另一次的「存在」。

 

2與家人的驚人巧合

近日發生一件巧合事,我覺得很有趣。

某日,我有事到廣州,父母則在之前一天到廣州去喝喜酒了,但我事前並不知道。
當天,我坐火車到了廣州天河東站,剛出閘口,有兩個人正好沿著橫路走向購票廳(購買廣州往深圳的票)。
這兩個人的形象,太熟悉了,不就是生我養我的父母嗎?

這關鍵幾秒之外的任何時間,我們都不會遇上,而正好就在這幾秒,在出閘口的交叉位,神奇地遇上了父母。
我們都為此而感到神奇,抱一起,好好感受領略這上天安排的奇妙片刻。

不瞞各位,看到他們的那一秒,我(潛意識)其實是平靜的,彷彿早已料到,因為出閘的第一眼就確定在他們身上(這個可以科學解釋,感官比思維更快),一秒之後,我(顯意識)才懂得激動,然後努力克制自己不叫出來,故意走到他們前方,等他們發現我,然後驚喜大叫……(哈!)

3夢遊鋼鐵之城

昨晚的夢,我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建築外牆全都是鋼鐵,很高。

全城響著機械運作之聲。(象徵時間?源自《權力的遊戲》片頭?)

城中有條大河,很多人在暢泳,我也下河了,並對別人說:「河水流得急,我只需用腳踩水影就行,河水自然把我送到目的地。」(我已幾年沒游泳了)

一個小女孩走到河邊危欄擺甫士拍照,太危險了,然後,她真的掉了下去,大家都驚呼起來,準備救援。
誰知小女孩落水後,在自由地仰泳……

我上水了,在城市遊蕩,看到不少有趣和少見的畫面,不忘拍照(雖然邏輯上並沒有解釋剛從河裡上來的我為何會有相機)。

題外話,喜歡拍攝之後,對眼前所見甚是敏感,會極速地「自我審查」,思考該不該拍下眼前之景,即使我手上並無相機,即使我身處夢中,皆如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