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在新天書業淘到《蔣彝詩集》

 
 
 
 
 

 


楊典喜收藏古書,
在《懶慢抄》中,重現一册孤本的殘頁,《昏君簿》。

最後幾句:

「我揀起那本唯一的書,帝國的書。書已經浸滿了血漿、腦髓和泥土。我翻開書,雨點打在書頁上,沖洗著污穢。我逐漸看清那書中所有的字。
所有的字都是一個字:命。

淘古書,淘到孤本,發現古人一流文章,那種快樂和滿足,難以言喻。

特別到長沙灣新天書業一巡,看看能否淘到幾册孤本,賞賞已絕版的古舊好文章。
新天書業門口的招牌甚搶眼,從門口看,店不大,但進去後,發覺店內的書不少。
新天書業的舊書大多沒有標價,以為要問店主才定價。
原來,價錢寫在內頁最後一版左上角。
此行淘書兩本,一本是1978年再版的《新文學》(區碩編著,青木出版印刷公司出版,15元)。
書中有一章論民國的詩界革命,好看。
聞一多在昆明遇難後,多年不寫詩的朱自清再提詩筆,寫出他最後一首詩,悼聞一多:

你是一團火,
照徹了深淵;
指示著青年,
失望中抓住自我。

你是一團火,
照明了古代;
歌舞和競賽,
有力猛如虎。

你是一團火,
照見了魔鬼;
燒毀了自己,
遺燼裡爆出個新中國。

1983
年的《蔣彝詩集》(中國建築工業出版,50元)。
Coca Cola翻譯為「可口可樂」的人,就是蔣彝(1903-1977)。
蔣彝曾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寫過《竹枝詞》。
蔣彝的詩,不俗。

 

《窗前觀鳥浴》

黑鳥兩三自上下,
相將潑水噪春晴。
羨他領略自然美,
一片天機畫不成。

 

蔣彝來港住過,寫下50首《香港竹枝詞》,雖是打油體,卻也有其獨特風格,妙趣生動,高於一般的打油詩。

(十九)

深水灣近淺水灣,
兩處居民各一班。
彈丸小地分上下,
有的樓高不可攀。

(四十五)

米厘倩女跪抽籤,
赤腳鄉媽也擲錢,
滿堂滿園皆求福,
忙煞香城黃大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