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8月22日 星期一

聽天隨機詩:一個瘋狂的抽象詩實驗(香港第一首抽象詩?)




看許德民的《中國抽象藝術學》,頗有感觸。
抽象藝術在外國已經廣受重視,而中國的抽象藝術,才剛起步(很少部分人在艱苦摸索了三十年)!

關於抽象詞語概念,你不妨想想外國人譯名,愛因斯坦、朗拿度,都是抽象詞語,本來沒有意思的字組,為何我們卻又感覺很熟悉?
將抽象事物轉化為熟悉事物,除了名人效應,其他範疇也可以做到嗎?

許德民沉迷鑽研抽象畫和抽象詩,至今仍只受小眾關注。

比較有名的抽象藝術家有趙無極、徐冰等人。
抽象詩方面則一直難以引人關注。
我想起兩年前看過夏宇的詩集《摩擦。無以名狀》,書中詩句貌似不知所云,但其實也可視為一次抽象詩的嘗試。
原來夏宇走得很前。

眼下,我也要作出一次瘋狂的寫詩實驗。

以某本書或字典為字源根本。
先定行數和字數,隨意寫出頁碼,一個頁碼代替一個字。
然後選用每頁的第一字(此條件可隨意改動),抄密碼般湊成詩。
完成後,賞詩。
詩句可能毫無意義,但你須盡一切努力,想像出詩意來。
無論結果算不算成功,想的過程,會有新的思維衝擊,這已值了!

這樣做,是要減低自我意識,嘗試向未知探索。

首次實驗,暫不走太遠,先借用《天淨沙》曲式吧!

《天淨沙。秋思》(馬致遠)

枯藤老樹昏鴉,
小橋流水人家,
古道西風瘦馬,
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

我選擇的書籍是花城出版社於2000年出版的《歌集》(波特拉克著 李國慶 王行人譯 ),每個頁碼,配取該頁最後一字。

頁碼:

第一行:1/11/21/31/41/51
第二行:108/118/128/138/148/158
第三行:211/231/251/371/381/391
第四行:100/200/300/400
第五行:410/420/430/440/450/460

《聽天隨機詩》

魘光深散強能
去應殤眼仙辦
活暢方恣傷合
麗情想樣
吐難放體滾往

作後感:感覺不錯呀!隱約覺得這是首修行詩。另外,過程中,我認識到,其實每個文字皆有其個性,當我收起理性,瘋狂創作出這首 《聽天隨機詩》,更感覺到字字獨特,合起來也隱約成另類意境,或有更多可發掘的新意!


香港是否有人寫過抽象詩?

香港第一首抽象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