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鬚毫書法:粟鬚為筆探新塗。意外之趣。我對香港的舞台劇有很大意見









 

1鬚毫書法粟鬚為筆探新塗

曾與女友去買菜,看到粟米就想買,但女友嫌棄說這一檔的粟米又長又細,不買。
今天,我正苦思除了毛筆,還可以用什麼來寫大字?
靈機一觸,答案之一,不就是又長又細的粟米嗎?
粟鬚為筆,飛墨連書。


作品一號河流

 
2意外之趣

既是練字,也是練形,既然練氣,又能練意。
這個雨字,寫得隨意,第一個墨點,是個意外。
此意外,給我意外之驚喜。
好看是次要,最重要是,那一刻,我彷彿跟這個字,接通了……接通了什麼?又說不出來。

3我對香港的舞台劇有很大意見

大部分舞台劇是有錄影的,但沒有出碟。
我想補看,也沒有辦法。
為什麼不到現場看?
一來上演時間地點難以遷就,二來舞台劇票價大多三百元以上,大量看的話,怎能承受?
以上兩個原因,也令舞台劇一直限於小眾欣賞。
這個問題,該如何解決呢?

舞台劇有藝術味道,電視劇演員演舞台劇,會有受到同道、觀眾尊重的感覺。

@
舞台劇界有個演員叫陳淑儀,是個鬍鬚佬。另有一個男演員,名叫陳嬌,也是男演員。
@
想看這套《張保仔》。(要等到201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