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2月25日 星期日

宿命。稱讚美麗中年女子的詞語不夠用。所謂詩意,就如拾羽毛球。記事


 


1宿命

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住一段日子,感覺自己像地球以外的人類,觀察人們的生活,必定很有趣味。
一旦跟某些人有混熟的感覺,就必須要轉換另一個陌生地方了!
如是者,如隱士般周遊天下,何其快哉!
以上,就是我夢想中的最佳生活!
但相信此生很難實現了,我縱有天般高的想法,還是被世俗綁住了。
世俗明刀明槍過來綁我我現在要綁你了,你可以逃的,我不介意!
我只能笑笑你綁吧!這是我(含淚表示同意)的宿命!


2稱讚美麗中年女子的詞語似乎不夠用

形容一個容貌姣好、身形美麗的中年女子為風韻猶存,我不太讚同。
問題在猶字,猶字已帶貶義。
風采依然的依然也雷同。
半老徐老的半老更不好。

風姿綽約的中年味道不夠濃。
雍容華貴則較接近貴婦人。

美麗的中年女子應該有她們驕傲的讚美詞。
比較通俗的有靚姐,比較優雅的用……什麼好呢?

3所謂詩意,就如拾羽毛球

我也曾喜歡打羽毛球,我之球技,以自學計,算是中上吧。
然而,以球拍撿球,我卻是達到職業水準的。
而且,沒人教過我的。

以球拍網框挨著地上的羽毛球,一沉一挑,無聲、完美地就撿起了羽毛球,實在很奇妙。

我雖做到,但很難解釋是如何做到的。

這令我有感,以球拍撿起羽毛球的奇妙瞬間,就是(同樣難以解釋的)詩意了。


4記事


最近經常忘記一些小事情,但我並不怪責自己。
打個比方,我需要記1億件事情,但總是忘記36752件,這並不過分吧?
我認為自己總是忘記一些小事情,全因人體機能極限所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