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小時候見疑似外星人。區聞海的《有詩的時候》。詩人非一般的勇氣


 

 

1小時候見疑似外星人

關於已有不少外星人混入了人類世界的說法,我不能肯定,也不敢否定。
小時候,我就曾見過「奇怪的人類」。
那年,我10歲左右,夏天,我在等車。
只見馬路邊,有個童丐在地上緩慢地爬行乞討,他的表情並不痛苦,是近乎沒有表情。
他的頭髮只有幾厘米長,我看到他的頭頂像在發光,像一個儀器,不像真人的頭皮。
小時候的我只是覺得奇怪,不敢到處跟大人說。


(題外話:我真的很羨慕繪畫高手,如果我擅長繪畫,就能把這仍然清晰記得的童年畫面畫出來了。)


2區聞海的《有詩的時候》

 

在二樓書店看到一本書,《有詩的時候》,是本詩評集,令我眼前一亮的是作者名字-------區聞海。


區聞海,醫生,研究中西醫合璧,曾在《蘋果》名采版寫專欄。
多年前,我曾替一份文化刊物,採訪區醫生。
想不到這個瘦削的醫生,竟是個詩歌沉迷者,書中評介的詩人包括中港台著名詩人,眼光闊而銳,不俗。


封面錄句,選的是陳敬容的詩句,其眼光之獨特,已可見了。


我以前一直奇怪香港沒有什麼詩論集是包括中港台詩人的,如今才看到這一本。
故驚,且喜。

 

3詩人非一般的勇氣


夕夜話》(劉春潮)

面對一盆灰燼
父親和我的夜話
像空中漸漸暗淡的煙花
已經到了尾聲
他安祥地躺在搖椅上
手中的酒瓶滑落一旁
嘴角露出難得一見的微笑
我把外衣輕輕蓋在他身上
突發一個極不孝順的想法
我希望父親就這樣睡去
永遠都不要醒來


我平均每天看兩本書,其中一半是詩集,好書慢看,普通作品只是快看就算。
劉春潮的《除夕夜話》,是我近日看到最喜歡的、最讚的一首詩,其出色之處,除了詩好,思想獨特,還要有特殊的勇氣。
這種特殊的勇氣,只有少數詩人具有,這種勇氣是要直面天地,而不需要為了討好什麼人。

「我希望父親就這樣睡去
永遠都不要醒來」

在那一刻(天地間最美的一刻),作者此言,不但不是不孝,反而更是大孝。
明白的人自然會感受到其中的感情,自然明白作者的詩句是什麼意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