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

空我道新境。掟炮仗。颱風命名檢討


 

 

1空我道新境

 

哲學家梅洛龐蒂說:「身體不是單純的機器,而是我們和世界聯繫的唯一手段。我的身體,超越了單純身體的意義,被重新定義為我和世界連繫的媒介物。」

昨晚(2017826日)睡前,躺著進入空我道。

非常順利就能進入,閉目下,眼皮前的影像是藍色的漫畫風格的波浪,一條一條地向著我爭湧過來,動感極強,我知道這是個好現象,於是專注其中,很快,就彷彿被一股力量「扯」入空我之境。

身體重量全空,恍如懸浮世上。

背部大範圍肌肉不由自主地震動,此震彼伏,彼震此伏,真是非常舒服的狀態。
並且令我期待,將有什麼(好的)大事要發生了……

我為此新境感到興奮,但正因這興奮,顯意識的貿然闖入,令新境逐步淡化,我知道我有點大意走神了,試圖力挽,但終無法阻止,跌出空我之境。

新境前後維持數分鐘。

躺在床上靜思、回味,人體真有如一座活機器,一旦摸準了按鈕,人體內部就有自行震動模式,而這震動模式有何玄妙效力,則仍有待探索。

身體是自己的,但有很多奇妙的「特性」,你可能一輩子都被蒙在鼓裡,這個諷刺,有多大?你說!

2掟炮仗

 

小時候,男生會玩掟炮仗。
掟炮仗就是左手拿著一支點燃的香,右手拿一個炮仗,點燃了就迅速掟入空中。
調皮一點的,嚇女生。
兇一點的,互轟打仗。
小時候的我,初時有點害怕玩這玩意,怕炸到手指,後來也玩得順手了。
只是,有一次,有個炮仗的藥引燒得特別快,還未掟就炸了,終於炸到手指。
的確頗痛的,手指裡好像隱藏了一個名叫「痛」的物體,一脹一縮一脹一縮地痛著。
母親用豉油替我治傷,哈!

3颱風命名檢討

天鴿怒飛,香港凌亂,澳門痛哭。
颱風具有強大破壞力,我們應否用可愛的名稱去命名它們?
查,國際颱風命名表上,不乏溫柔名字:玉兔、彩雲、杜鵑、百合、天鵝、梵高、玲玲……
試想像(一):「梵高」過去,香港一片狼藉。
試想像(二):「玲玲」,你太恐怖了!
試想像(三):媽咪,「比卡超」(即興杜撰名)呀!我要出去睇比卡超……


建議颱風用名:禽獸不如、暴徒、弒父者、惡童、裂口女、希特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