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書中玉摘》(228、229)《看與被看--攝影中國》(楊小彦著)。《三十位詩人的十年》


 
 

228)《看與被看--攝影中國》(楊小彦著)

1/
楊小彦訪問攝影師張海兒,張海兒提到有趣的一點:

「比如說,這裡的美女(內地)臉上一定要光潔鮮亮,手是柔軟的,不能有突起的骨骼和血管。
我就跟這裡的女孩拍過,她們說我拍得很糟,因為我把她們手背上的凹凸都清晰地展示了出來。
可在外國,人們一定會覺得這很美,充滿了生命。臉上有雀斑、痣之類的東西,那是非常有意思的,非拍下來不可。」

哈!被攝者和攝影師對美的看法,是不同的。正因如此,攝影才有其獨特性和價值呀!

我也終於明白,為何有時為女生拍照,我自以為拍得很有感覺的相片,那女生卻嫌拍得不好看!

2/
書中又有一篇是訪問肖全的(1992年),相當好看。
肖全論及最喜歡的詩人柏樺、個性超級獨特的三毛、美極的易知難、在長城上玩命拍攝的楊麗萍……
其中,三毛真是有趣。很多人說三毛長得醜,但肖全認為三毛很獨特,有一股氣質。
第一次拍攝,三毛看了照片說:「技術不錯!但這不是我。」(哈!)
肖全說:「你衣服不好!」
三毛換了一套破衣服,弄濕了頭髮……肖全抓起傻瓜機,拍出了經典的「三毛照片」。

3/
畫布的純白對畫家是一種抵抗,畫家作畫無異於與畫布作戰。(康定斯基)

4/
在鏡頭中你一定會發現平時所發現不了的東西,這足以成為你從事攝影的理由了。(張海兒)

5/
有人問我:「你怎麼拍出這些照片的?」別人不了解的是,不是我在選影像,而是影像在選我。(馬里奧。賈克梅里)

6/
花了三年時間,專注拍攝精神病人的吕楠說:是這樣的,有的人拿起相機是覺得有一種責任去保留真實;有的人則只是玩玩而已,只是表明自己的一種身份,一份優雅。我是沒有那份閑情逸致的,我投身到我的題材當中,去感受它,同時時告誡自己,必須正視真實,不要做任何逃避。對了,你不是問我拍精神病人的動機麼?一開始會有某種社會目的,後來沒有了,為什麼?只要你正視精神病院這個真實,你馬上就會意識到,精神病院對這些 可憐的人來說恰恰是樂園,只有在這裡他們才能互相平等,不被忽視。我一旦意識到這一點,我就知道我在干什麼了。


229)《三十位詩人的十年》(林莽  藍野編)

1/
這樣一塊玻璃
我不知道該為它難過
還是為它慶幸
他碎了,在起風的夜裡
鬆開自己的生命
(江一郎)
2/
似乎,我活著
就是空白
無需註釋
(江一郎)
3/
大風爆出粗口(啞石)
4/
先知的花朵,在雲間膨脹(啞石)
5/
他的一生,就是自己和自己開戰(雷平陽)
6/
撒尿的醉漢掏出了自己的法器
哦,就剩下你了,兄弟
對這個世界還抱有熱情!
7/
你這個人是最好的漢字,風的手寫體
(路也)
8/
過一種名叫沁園春或如夢令的幸福生活
我是你雲鬢輕挽的娘子,你是我那斷了仕途的官人(路也)
9/
一顆葡萄是我最小的故鄉(田禾)
10/
人走不到的地方,風都去過了(田禾)
11/
人類的光線,在暗(李小洛)
12/
給鮮花除草,給句子除詞。(阿毛)
13/
我們已經喪失了彩色的語言(徐俊國)
14/
我一直暗戀地面上的事物(林莉)
15/
今夜,馬牙雪山近,我獨遠(林莉)
16/
這個城市,有人吸食毒品,我不敢
有人跳下高樓,我不配
有人狂嘯,有人裸奔,有人毀掉詩篇……
而我沿道路上最僻靜的一側垂頭走著
(藍野)
16/
傷害我的,我必遺忘(丁立)

17/
《這個早晨》(徐俊國)

不要輕易說話
一開口就會玷污這個早晨
大地如此寧靜  花草相親相愛
不要隨便指指點點  手指並不乾淨
最好換上新鞋  要腳步輕輕
四下全是聖潔的魂靈  別驚嚇他們
如果碰見一條小河
要跪下來  要掏出心肺並徹底洗淨
如果需要歌頌  先要咳出雜物  用蜂蜜漱口
要清掃腦海中所有不祥的雲朵
還要面向東方   閉上眼
要堅信太陽正從自己身體裡冉冉上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