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詩集名集句新詩《十行集》。雙指黏粉書法。網戰回望



 

 

1詩集名集句新詩《十行集》

《十行集》

《走在民國的街道上》
《買賣詩集》
《我被一群飢餓的新詩重重圍困》


《因為風的緣故》
《黑雨將至》


《到海巢去》
《有貓在歌唱》


《而我們行走》
《在日與夜的夾縫裡》
《哭廟》

註:
《十行集》(向陽
《走在民國的街道上》(施施然)
《買賣詩集》(許水富)
《我被一群飢餓的新詩重重圍困》(葉在飛)
《因為風的緣故》(洛夫)
《黑雨將至》(廖偉棠)
《到海巢去》(楊小濱)
《有貓在歌唱》(陳麗娟)
《而我們行走》(吕永佳)
《在日與夜的夾縫裡》(鯨鯨)
《哭廟》(楊鍵)

 

2雙指黏粉書法

以手指寫字,我憑空想像試過多次,感覺雙指(食指拼中指)最有威勢和自如。
我想以雙指蘸上膠水,在黑紙上書寫,然後倒下白色粉末或碎紙屑,令大字現形。
再大一些的字,則以「掌」來寫!
但須戴手套,以保護指掌,故順勢發明「雙指形毛筆」(套在雙指上)和「神掌形毛筆」(分為併指神掌和分指神掌兩種)。


3網戰回望

十多年前,我曾在網上與人罵戰,因詩、因哲學思想、因人生觀而對罵,當然,那是比較高級的對罵,有實際內容的對罵,而次次相似的一點是:我總是以一對幾、對十,甚至對百的。(有時是故意的)


我自覺是個有理之人(哈!),每次皆是據理力爭,最重要的一點是,我深知這是一種大有益處的訓練,訓練自己的辯才、增長知識、完善視角等等都是得著,但只屬次要,最主要的是可以訓練EQ,所以我曾經歷過無數的惡語攻擊,而我仍然能保持平和地以理服人的狀態。


意外驚喜是,在以一對幾、對十,甚至對百的戰役中,往往到後段,就有陌生的旁觀者或對手表示欣賞我或認同我,或站過來我這邊替我說話,這是個很美妙的效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