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書中玉摘》(218、219)《珍物--中國文藝百人物語》。《鄒容集》(周勇主編)





 
 

218)《珍物--中國文藝百人物語》(《生活月刊》編著)

好看!一百人物各選自己的珍物,訴說其中的故事,大多數物件都不是很值錢,但都是各人珍視之物,如此內容,怎能不好看?

1/
其中,《漢聲》雜誌創刊人黃永松珍藏的貴州蠟染布故事,就令我心為之震動。
蠟染被貴州當地人視為生命的禮物。
黃永松要採集民間工藝品,作展覽的展品,但並非為淘古董,打算買下一塊蠟染圍裙,本來跟「地陪」(陪行的當地人)算好了錢,正準備走,一個老太太卻衝出來搶走了。 「地陪」搶過來,老太太又搶走,來回多次。
原來,這老太太是 「地陪」的曾祖母, 已一百多歲,這圍裙是她九十歲時親手造的,是她的「珍物」,不捨得。
黃永松說,算了,老太太不肯賣,我們不能奪人所愛。
上車後, 「地陪」追上來,送上圍裙:「曾祖母肯賣給你們了。」
為什麼?
原來老太太在不影響畫面全局的情況下,剪下了一小角留念,她說了些土話,曾孫翻譯說:「我曾祖母說,我把身體給你,靈魂留下來。」
此話一出,全場鎮住!
書外,此刻的我,也被鎮住了!
何謂「珍物」?此為「珍物」!

2/
禪修者易菁在「《心經》線裝本」一文寫道:對父親的回憶,是一次紅衛兵來抄家時他不言不語地用京胡拉一支曲調極其悲愴的曲子,周遭發生的變故,似乎跟他沒有絲毫的干系。那也是唯次,紅衛兵沒有再砸壞什麼家具,全都默默離開了。

3/
收藏家曾小俊從紀曉嵐後人手中買下「清紀曉嵐題字紫檀筆筒」,筆筒筒身烏亮,名「雲水烏梨」,非常精美,筒底刻有很多字,其中最大的四個字是「伴我一生」,嘩!令人震動。

曾小俊文末如此寫:

老人戀戀不舍地撫摸著筆筒,似自語地喃喃說:「現在住的房子, 沒有暖氣。我九十多歲了,已經燒不動那個煤球爐子。這個筆筒在紀家傳了九代,我守了九十年,守不下去了。慚愧。我只想住一間有暖氣的房子。」
我買下了這個筆筒,不知是幫了那位老人,還是給老人、給紀家造成了永遠的痛。




219)《鄒容集》(周勇主編)

清末,小册子《革命軍》名震全國,作者是只有18歲的鄒容。

1903年起,《革命軍》先後在中國上海、新加坡、日本、中國香港、美國等地,翻印29版,發行100萬册以上,佔清末革命書刊銷量的第一位,風行海內外。

《蘇報》案中,報上文章觸怒當局,警察抓人,章太炎挺身而出,從容入獄。
鄒容不忍老師獨自承受責任,自行投案入獄,後來雖被判出獄,但因種種刁難,病死獄中,年僅20歲。

當時的《蘇報》評《革命軍》一文云:「卓哉!鄒氏之《革命軍》也!……驅以犀利之筆,達以淺直之詞,雖頑懦之夫,目睹其字,耳聞其語,則罔不面赤耳熱,心跳肺張,作拔劍砍地,奮身入海之狀。嗚呼,此誠今日國民教育之第一教科書也!」

《革命軍》開首一段:

掃除數千年種種之專制政體,脫去數千年種種之奴隸性質,誅絕五百萬披毛戴角之滿洲,洗盡二百六十年殘慘虐酷之大恥辱,使中國大陸成乾淨土,黃帝子孫皆華盛頓, 則有起死回生,還魂返魄,出十八層地獄,升三十三天堂,郁郁勃勃,莽莽蒼蒼,至尊極高,獨一無二,偉大絕倫之一自的, 曰「革命」。巍巍哉!革命也!皇皇哉!革命也!

1/
英雄一入獄,天地亦悲秋。
臨命須摻手,乾坤只兩頭。
(章炳麟)

2/
《哭鄒威丹烈士》(柳亞子)
(一)
咄咄英風憶長樂,幽幽黑獄貯奇愁。
蜀中王氣今何在,放眼乾坤少一頭。
(二)
十五萬重啟羅格,那堪人盡作天囚。
自由死矣公不死,三百年來第一流。
3/
兩顆頭顱爭一刀。(宗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