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四書:勇詩。粵語詩《喺我地鄉下》。《遺物整理人看見的》。認識的字看久了會變得陌生


 

 

1勇詩

 

伊沙的《新世紀詩典》新選了女詩人謝小丹的一首詩,我也認為寫得好。

伊沙評論中有一句也寫得好:「寫此詩,需要勇氣。膽小鬼寫不好詩,拘謹人寫不好詩,假大膽則會陷於另一種糟糕。」

《硬不起來》(謝小丹)

小時候
奶奶盯著家譜嘆氣
說到我爸這兒就斷根了
每次看見奶奶傷心的樣子
我真想長出一條陰莖來
我在夢中長出了陰莖
就在我的褲襠裡
但怎麼也硬不起來




2粵語詩《喺我地鄉下》(陳殘雲)

1949
年出版的《中國詩壇》收有陳殘雲的粵語詩,文字淺白輕鬆,讀來有歌謠感,可見詩者具功底。

詩中故事寫得有趣,查閱「主流」資料,對主角之評價卻是大異。

《喺我地鄉下》(陳殘雲)

我哋鄕下有個大劣紳

開口埋口孔夫子

鄕民餓得面黑黑

老先生假仁又假義


國民黨貪污腐化

老先生大發脾氣

佢話「論語」可以治天下

共產黨不合國體


一向反蔣又反共

梁漱溟最合口胃

唔管外面世界點樣變

治安第一,滿口禮義廉恥


「禺北土」省港聞名
番攤烟館開滿地

老先生覺得有失體面

三番四次要禁止

原來越禁就越多

人家當佢放臭屁

冇奈何,只好收黑錢

隻眼打開隻眼閉


更兼「治安」唔要得

處處有堂口,「亞哥」滿天飛

明搶明劫又標參

商民富戶冇定企


其實賊子賊孫都係佢部下

十個鄕長九個匪

大家熟性無所謂

佢裝聾扮啞詐唔知


有時搶得太猖狂

老先生裝下假樣子

帶班三山五嶽到處「剿」

「剿」得良民狗走夾雞飛

有時賊仔唔俾面

打到佢趯甩尾

向「保安司令」請救兵

「保安司令」話有搶冇人使


搞到佢碌眼又吹鬚

匿埋屋企心都翳

議長招牌唔止得咳

「修身齊家J冇人理


瞌埋雙眼發大夢

唔知道呢個係乜世界

二十年來稱紳襟

實則係冥頑不靈嘅斯文大土匪


呢條老傢伙你估係邊個

係梁漱溟嘅老友記

花名叫做「伍伯父」

官名叫做「伍觀祺」


(按:伍觀祺應是伍觀淇? 伍觀淇在內地被稱為「抗日儒將」 。)

 

3《遺物整理人看見的》(吉田太一著  興遠譯)

遺物整理人,是獨居的人去世後,代替死者親屬整理死者遺物或收拾房間的專業人士。
書中,收有數十個故事,在整理臭氣薰天的遺物過程中,見盡離奇百態。
其中一個,「沒有地址的家」,遺物整理人被委託人約到郊外,整理遺物。因為死者,即委託人的父親,是個流浪漢,住在野外四年了……
不知香港有沒有「遺物整理」這個職業?若有,雜誌也該做個專訪了。

 

4認識的字看久了會變得陌生

 
在《那些困擾你的疑問心理學都能解釋!》(非凡出版)中說到一個現象:

「認識的字看久了會變得陌生。」

我也遇到過,一個很簡單的字,看久了,會出現陌生感:「這個字怎會是這些筆畫寫成的?」很奇怪!

這種現象,心理學用「語義飽和」來解釋。
大腦的同一個地方一直在賣命地工作,在高強度的運轉之後,它發出了怒吼,進行了一次短暫的「罷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