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三品:不同一般喪屍片的 《創世魔劫》。戲好景更好的《奪命瘋捕》。好歌《落滿灰塵的眼鏡》


 

 

1不同一般喪屍片的 《創世魔劫》

我不喜歡看喪屍片,但《屍殺列車》好看,《創世魔劫:喪屍圍城 (The Girl with All the Gifts) 》也好看,不同一般的喪屍片。
《創世魔劫》的英文名比較文藝化,簡直跟「喪屍」無關,中文譯名則堅守 「喪屍」陣地。
《創世魔劫》拍出新意,只嫌格局不夠大,喪屍入侵軍營那段,打得有點兒戲。
而結局,驚人!

由於結局驚人,貼出以下一段可說是完全無關,也可以算有點關係的感言。

人類的電影都是拍給大部分善良的人看的,所以經常會有感動人的情節,但是,有時我會想,如果一個極惡之人看電影,看到同類(片中反派)悲慘的下場時,這個極惡的觀眾會否感到憤怒、傷心,或流淚呢?

2戲好景更好的《奪命瘋捕》

好看!
這部電影取景於荒漠,追殺場面拍得緊張刺激。
而荒漠的風景美不勝收,枯木奇石,風沙漠地,碧天懶雲。
導演善於運用鏡頭,演員周旋其中,拍攝技巧真好。
戲中的追捕犬尤其搶鏡,該向這隻「犬演員」的專業表現致敬。

 

 

3好歌《落滿灰塵的眼鏡》

 
多年前,因一首《破碎的夢》,記住了歌者杜昊的名字。
多年後,發現杜昊的2012專輯,其中一首《落滿灰塵的眼鏡》,聽得我眼濕濕。
歌詞不錯,歌聲太好,簡單彈唱,滄桑滿瀉,這感覺,很難得。

《落滿灰塵的眼鏡》(杜昊)

曾經為愛付出的感情,已慢慢流回我的眼睛.
曾為理想而躁動的,紛亂的神經,也漸漸的平靜.
隨著我不再青春的年齡,開始懂得人生會有很多不幸.
從此我便開始,讓我的眼睛前面多了一副眼鏡.
曾經年少無知的我說,我要做春天的一陣風.
而明天我將會是秋天的落葉,在大地飄零.
讓殘存的一枝夏日的玫瑰,依舊深藏在我心中.
可眼前冬日的冰雪,讓我覺得胸口有點疼.
做一個我最愛做的夢,看看和別人有什麼不同.
讀一首我喜歡的朦朧小詩,然後閉上眼睛.
找一個我最愛的女人和我患難與共.
唱一首我自己寫的歌,不管是不是很好聽.
什麼時候才能走出困境,我重塑人生.
什麼時候我住的房間,不再晝夜都亮著燈.
什麼時候我忐忑不安的心裡,能夠平衡.
什麼時候我才肯擦亮我那落滿灰塵的眼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