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書中玉摘》(197-198)《吕錄》(吕露)。《禪家寒山詩注》


 
 

197《吕錄》(吕露)

吕露,內地90後作家。
90
後的書,怎麼我也會買?
因為看了目錄,一連串受訪者包括嚴力、于堅、沈浩波、李亞偉、馮唐、朵漁……33位文壇大將,這些人都誇吕露,樂於受訪。
這個目錄組合,堪稱罕見。

網上一個讀者留言頗為好笑:「這他媽是誰呀?我嫉妒了!」

吕露訪問的用語極具風格,率真天然,訪問沈浩波時,她會突然說:「講個故事給我聽。」

當下,我也想了想,有,幸好我也有好故事可以馬上說。


1/吕露:記得你寫過一篇《中國詩歌的殘忍與光榮》,感覺跟魯迅一樣憤真。你是願意做西方人,還是願意老死在這裡?
沈浩波:我做不成西方人。生下來就不是。那就老死在這裡吧。與骯髒同在。

 

2/訪問朵漁,火花四濺。
朵漁是70後詩壇大將,我頗為欣賞此人,他的詩好,看書多而雜,思想也有深度。而90後吕露竟然在訪問中與朵漁有來有往,精句狂湧。

朵漁:什麼樣的人你不會採訪?
吕露:自告奮勇的我不會。
朵漁:你在採訪中,最大的樂趣是什麼?
吕露:把他們弄得不像他們。


3/朵漁:我們是在以詩人的身份對話,對吧?
吕露:為什麼這樣問?
朵漁:如果沒有身份界定,很多話可以換個說法。

4/
朵漁:寫作其實是寫給世界的信。寫作的確有療救的效果。我時常覺得幸虧自己還可以寫作。但事實上選擇寫作是一種宿命。
吕露:忘記是誰說寫作是一種酷刑。還有一個人說有才華的寫作的女人總是在委曲求全地生活。
朵漁:寫作是毒藥,也是解藥。

5/
訪問狂放的馮唐。
馮唐確實是有才的,筆上水準依次是雜文、小說、詩,但他很想成為大詩人,然而,他的詩並不怎麼樣,卻自我感覺良好,令詩人圈大感無奈(哈!)。
訪問中,這一段確實好玩:

吕露:手稿寫作跟電腦寫作帶給你的感覺一樣麼?
馮唐:手寫時候,手累些。電腦寫,背累些。更習慣用電腦寫,寫嗨了,有彈琴感,想長嘯。

按: 長嘯,哈!我則是喜歡以食指在手機熒幕上寫文章,因為像在施展「六脈神劍」!

6/
吕露:你的孩子是什麼樣子的?你能給他什麼?
楊鍵:我沒有孩子,自身難保。豈敢啊?

7/
吕露:在這個時代,詩歌有什麼價值?
周雲蓬:拯救了詩人自身。

8/
吕露:詩歌死了嗎?
張執浩:詩歌怎麼會死?死的是詩人,一茬一茬地死,都是詩人,而詩歌永在。



 

198)《禪家寒山詩注》(寒山著 李誼注釋)

《太平廣記》中,杜光庭如此寫寒山:

寒山子者,不知其名氏。大曆中,隱居天台翠屏山。其山深邃,當暑有雪,亦名寒巖,因自號寒山子。好為詩,每得一篇一句,輒題於樹間石上。有好事者,隨而錄之,凡三百餘首。多述山林幽隱之興,或譏諷時態,能警勵流俗。

寒山詩句:

1/
泣露千般草,吟風一樣松。
此時迷徑處,形問影何從。
2/
手筆太縱橫,身材極瓌瑋。
生為有限身,死作無名鬼。
自古如此多,君今爭奈何。
可來白雲裡,教爾紫芝歌。
3/
苔滑非關雨,松鳴不假風。
誰能超世累,共坐白雲中。
4/
今生又不修,來生還如故。
5/
今日揚塵處,昔時為大海。
6/
群女戲夕陽,風來滿路香。
7/
豬吃死人肉,人吃死豬腸。
豬不嫌人臭,人反道豬香。
豬死拋水內,人死掘土藏。
彼此莫相噉,蓮花生沸湯。
8/
昨見河邊樹,摧殘不可論。
二三餘幹在,千萬斧刀痕。
霜凋萎疏葉,波衝枯朽根。
生處當如此,何用怨乾坤。
9/
朝朝無閒時,年年不覺老。
10/
下有棲心窟,橫安定命橋。
11/
掛在青天是我心。
12/
我見世間人,個個爭意氣。
一朝忽然死,只得一片地。
闊四尺,長丈二。
汝若會出來爭意氣,我與汝立碑記。

拾得詩句:

世間億萬人,面孔不相似。
借問何因緣,致令遣如此。
各執一般見,互說非兼是。
但自修己身,不要言他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