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書中玉摘》(195-196)《我的師父古龍大俠》(丁情)。《懶慢抄》(楊典)


 

 
 

195)《我的師父古龍大俠》(丁情)

由中學時代開始,沉迷古龍武俠小說,除了追看小說,還尋找古龍的散文、雜文,以及他的逸事!
直至近年,才有一本較完整地收錄古龍散文的《笑紅塵》。
如今,又有這本 《我的師父古龍大俠》,由古龍的近身弟子丁情(男的)執筆,總算也得知古龍更多逸事!
丁情讀書少,卻甚得古龍照顧,他文筆雖不算好,卻有直率性情,筆下故事可信度高!連古龍父親和古龍兒子爭產的內幕也抖露出來。

1/
華視率先自製的古龍原著武俠劇《多情劍客無情劍》是由張宗榮製作、主演的台語武俠劇,但礙於版權的問題,只好改名《英雄榜》,而李尋歡也變成了李風流。

2/
我曾經問過幾個比較聊得來的古龍女友,她們看見古龍的第一眼印象是什麼?
她們大都笑著回答:「醜死了!」
「既然醜,你們又為什麼要跟他在一起?」
「那是因為他很好玩……
「那是因為他有……有一些……」她遲疑,有點迷惑的想了想:「因為他看起來好像很……悲傷,讓我忍不住的想安慰他……

3/
書中澄清了一個誤傳。
古龍親口說,七種武器系列,除了《長生劍》、《孔雀翎》、《碧玉刀》、《多情環》、《霸王槍》,還有《離別鈎》和《英雄無淚》(不是《憤怒的小馬》和《七殺手》)。《英雄無淚》的武器,是指蕭淚血的那口箱子。


196《懶慢抄》(楊典)

我看書,經常會是幾本書並行,輪流看,像賽跑。
那是因為我經常買書、借書,「新」的書一到手,太吸引的話,會優先看,「舊」的、正在看的就要撂在一旁了。
楊典的《懶慢抄》一到手,其他書就要讓路了。
《懶慢抄》可謂今人寫的筆記體「異聞錄」,當然,它不只是一般的 「異聞錄」,楊典文字佳、閱書廣,並有隱逸氣質,這令 《懶慢抄》特別好看。
不但錄別人,也錄自己的異事和奇想,《黑暗生物學》一文就十分精采:

我們在黑暗中並不能看見黑暗,我們所看見的只是自己失去的視力,而黑暗是與視力無關的另一種存在對象。

1/
黑暗生物學我們在黑暗中並不能看見黑暗,我們所看見的只是自己失去的視力,而黑暗是與視力無關的另一種存在對象。當我們開燈時,黑暗就會在瞬間緊縮,藏入陰影裡。因任何物體一旦在光下,都會有陰影。物體越少,黑暗緊縮的濃度或密度就越高。如果你是在一個空無一物的房間, 給黑暗突然帶來光明,那麼,它的緊縮就會變得更加高密度, 高到足以進入地面的縫隙、塵土的皺紋裡。如果你能磨平那些最細微的縫隙,那麼黑暗就會縮入發光源的背後,譬如燈絲底部。哪怕你是在廣場上,在空無一人的正午,黑暗也會沿著廣場邊緣,進入附近的物質陰影中。何況廣場上的磚頭 不可能像玻璃一樣沒有縫隙和皺紋。黑暗的密度和漲幅都是無限的。也就是說,黑暗與光明的關係,只是一種你漲我縮、 我漲你縮的兼容關係。

 
2/停雲

民國十三年(1924),淮南鳳台有怪雲一朵,孤僻成性,自初夏時起,數月間都停在山中某無名氏墓地上空,靜止如一塊藍天上死去的補丁,風吹亦不散。入冬前,有狩獵者在此射雁,不小心朝停雲開了一槍,於是它才慢慢地化成了一場雨。

3/
雨蹄

南粵古諺云「雨水有蹄」。不過,雨蹄較馬蹄小得多,落地之坑如豌豆大。據《明遺叢考類略》記載,甲申年某日大雨後,雨蹄不但踐踏了莊稼,且有十餘人被當場踩死。死者的頭上與身上都留下了奇怪的肉坑,就像雨打沙灘後留下的痕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