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三言:雲鳥之月眼。《讓一切隨風》帶新詩節奏。我心中的報紙某一版,已死



1雲鳥之月眼

三秒定攝!可謂今年最滿意之作!
因為,
第一秒,抬望天,預見雲鳥之月眼合成之可能,立馬舉機準備。
第二秒,果然完美合成,拍攝成功!
第三秒,有風,雲鳥之月眼猶如曇花一現,剛併即散,我隨即掃視周圍數十個專業攝影師,確定除我之外,無人發現此幕。
故此,滿意得嘴角傾斜,一再偷笑!

(很明顯,我當時忽略了,十里百里之外的人,其實也有可能看到這一幕的。它的獨一無二稱號,尚未絕對安全。)


2《讓一切隨風》帶新詩節奏

 

黃霑填的《讓一切隨風》(演唱版則喜歡鍾鎭濤的沙啞腔),很精采。

小心看,沒有多餘的字,接句流暢,不會拖泥帶水,真的有新詩節奏魅力。

而當今的填詞作品,沒有幾首能配得上面那句評價。


《讓一切隨風》(詞:黃霑)


風中風中 心裡冷風 吹失了夢
事未過去 就已失蹤 此刻有種種心痛
心中心中 一切似空 天黑天光都似夢
迷迷惘惘 聚滿心中 追蹤一片冷的風

各種空虛 冷冷冷 吹起吹起風裡夢
過去的心 火般灼熱 今天已變了冰凍
記憶中突然又痛 只因空虛再作弄
你似北風吹走我夢 就讓一切隨風

 

3我心中的報紙某一版,已死

現在仍然每天都看報紙,但有一疊紙,不看即棄。
這一疊,竟然是----------體育版。
遙想當年中學,連小息那十分鐘,都用來(跟隊,半邊場,三打三)打籃球或踢波。
如今的體育版,大削版位,窮得只剩下賠率。
「體育=賠率」,愛因斯坦也想像不到的新時代等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