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五味:海鮮舫的污面佛像。消失的刀刃。《陳真》第一集

 

 

 

【1】    海鮮舫的污面佛像

 

經過沙田明星海鮮舫的平台花園,手機訊息聲響,趕緊查看,邊走邊作「神回覆」。
突然,我腳被跣,差點摔倒。
這數秒的時間,是極深刻的。
整個平台只有0.1%的地方是濕滑的,我竟因分心看一個訊息而偏偏踩中,而且,那是有青苔的超級濕滑,我用盡全力才能站穩。
我有運動底,前半生從未滑倒過,這次差一點被滑至雙腳朝天。
由於太用力穩住身體,腳腕也有點痛。
然後,一抬頭,就看到這個被污面的佛像。
我沉思了五分鐘的「因果」才離去。
沙田明星海鮮舫,該替佛像擦擦臉了。

 

2是夜,有風雨。
收工,路過旺角地鐵站,走朗豪坊出口。
一個少女沒帶傘,猶豫著不敢出站。
兩米外,街道上有個乞丐,坐地,打傘,繼續行乞。
他看見少女無傘,從身後拿出一把傘,遞向少女:「靚女,俾你用!」
少女看著髒兮兮的乞丐, 髒兮兮的傘,花容失色,即時衝入風雨中,跑走了。



3菠蘿王的刀之刃哪裡去了

街市水果檔、刀法出神入化的菠蘿王之削皮長刀,其刃已內彎,寬度只剩一半。
菠蘿王說,此刀只用了幾年,之前那一把,用了幾十年……
我的思緒重點落在消失的一半刀刃上。
刀刃哪裡去了?
融入到被削皮的水果中?被我吃進肚子了嗎?
想到這裡,不禁哆嗦了一下。

4

重看了八十年代劇集《陳真》(梁小龍飾陳真)第一集,有點感動。
華人舞獅助興,日本武士弄來一條火龍搗亂,雙獅鬥火龍,真精采。
八、九十年代,劇集上上下下前前後後的武師、演員的那份超凡活力和合拍,真是香港一筆罕見的財富。
那是逝去的藝術,不會回來了!


5在八號風球下上班。
今天,公司內人很少,工作也少,故此有條件靜靜地呆坐。
呆坐幹什麼?
聽雨。
雖然窗口距離我有十多米,但我依然能聽到雨聲的節奏感。
由於有風,所以雨聲是多變的,忽強忽弱,忽緩忽急,忽怒忽默……
我想說,這種無聊,多麼珍貴!
竟然有幸福的感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