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五味:博愛座。我通常不看詩評。噴墨藝術。書三百。至愛搖滾歌曲


 

1】博愛座

博愛座已成為一種具有特別意思的符號。
有一次,我看見,地鐵上有三個空位,兩個博愛座和相連的一個普通座位。
一個頗老的老伯上車,看到有空位,當然要坐,但他明顯掙扎了幾秒,最後選擇坐在普通座位上。
這景象馬上引起我的興趣,博愛座究竟是給誰坐的呢?
一般人的慣性思維可能會這樣考慮:「總有比自己更適合坐的人。」
博愛座其實是優先座,人人皆可坐,只是,若見到孕婦、老人、傷殘人士時應該禮讓。
然而,其他座位有需要時就不該禮讓了嗎?
博愛座真的有存在價值嗎?


2噴墨藝術

 

我想到製作一個裝置,掛在半空,地上鋪畫紙,向裝置倒進墨汁,按鍵,即能噴出想要的圖案。
裝置可換入各種圖案器(包括亂造的),懸掛高度、噴灑速度不同,效果也不同。
根據這個裝置,看看能否發現新的藝術形態?


3我通常不看詩評

 

通常,我看詩評集,只會看被評論者挑選出來的詩人詩句, 評論者的評論文字,我會直接跳過,不看。很多解讀都是多餘的,或是評論者的個人執著,好詩之好,以直接就能感受到的為最好。(除了極少數令我敬重的詩評大家,我會看看,然而,也只是看看而已。)

這種態度,顯示了我對賞詩的觀點:
誰都不及自己第一身看詩,自己喜歡,是最最最最最重要的。

看詩,跟找男女朋友類似,自己喜歡的,就是好的對象。
大膽去追求你喜歡的人吧,也大膽去追求你喜歡的詩吧!


4書三百

 

未來的書架:「書三百架」

我如此想像過:

日後住到較大的地方去,要訂造一個書架放在書房裡,這個書架能放三百本書。
我只收留三百本書,由最喜歡的第一本,順序排至第三百本。
之後,若看到更好的書,就加插進去,但同時,把排在最末那本扔掉。


5至愛搖滾歌曲

 

多年來,
長達18多分鐘的《我們的太陽3》,
始終是我至愛十大中文搖滾歌曲之一,
這首歌之特別,除了特別長之外,
還成就了我屬另類的另類的見證。
即使是聽中文搖滾的人,也不一定聽過王三溥的名字,然而,王三溥卻又是一個音樂奇才,這一層另類已經相當有味道。
然後, 《我們的太陽3》在王三溥的歌曲中,點擊率偏低,我卻列之為至愛十大中文搖滾歌曲之一,真的是另類中的另類(我指自己)。
呢啲嘢,好講緣分。

《中國好歌聲》(第十期)中,
徐歌陽(沙啞奔放的唱腔可跟羅琦並論了)和低調組合(急速rap歌快如機關槍),我都很喜歡。

末戰,
劉文天(汪峰戰隊)對朴翔(周杰倫戰隊),超級精采。
劉文天在初賽已經唱唐朝的《夢迴唐朝》,技驚四座。
這次對決, 劉文天唱汪峰的《晚安北京》,聲音絕了,高音完美,是我近年聽過最出色的華人現場搖滾歌曲。
真達演唱藝術境界了。
朴翔已經唱得超好了,可惜遇到劉文天。

《中國好歌聲》(第十期)中,
劉文天唱汪峰的《晚安北京》,震撼全場,有評委說:「你今天唱得比汪峰還好。」
我認同,並引起一個思考。
有時,我們認為,有參賽歌手唱得比原唱者更好,這種情況經常出現。
但我們絕不會說,有參賽歌手唱得比丁武(唐朝樂隊主音)或竇唯更好。
這是層次的問題,唐朝樂隊和竇唯的音樂是人歌合一的作品,不存在別人唱得比他們好的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