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近作四首:《內視記異》、《我承認我曾經抄襲了一個人的詩》及兩首實驗詩


 
 

《內視記異》、《我承認我曾經抄襲了一個人的詩》刊登於紐約陳銘華主編的《新大陸詩刊》

 

《內視記異》

已經有十多天沒有寫詩
我不知體內發生了什麼事
縱然看到美麗的景色和女人
都未能催詩

我必須要做一次內視
以挖出內情
幸好,體內大致安好
只是最靈氣的精魂
被調往專注另一件事
以致近期詩句失收
多番追探
亦無果

那件事
屬於體內頂級機密
連我的顯意識
也無權過問


《我承認我曾經抄襲了一個人的詩》

某年某日
我寫了一首妙詩
驚喜若狂

後來想起詩中意念
好像曾經在哪裡見過

「寫詩不可抄襲」

雖然不情願
最後還是把詩埋了

但今天終於發現
那首妙詩之意念
其實源自
更早期的自己


《休假行事錄》

今天休假
四肢冒出了倦意
不打算出門了
於是留在家
觀賞了兩部電影
翻閱了一本詩選集
寫了幾段靈感文字和這首詩
順便睡了個午覺
做了個無聊的美夢
又沏了一壺茶
點了一炷檀香
靜坐了半晌
還剩下八個小時才到午夜
足可把以上的做第二次
而令我最好奇的是
第二首詩還可以寫什麼?

按:
兩部電影:《爆漫》(講日本漫畫業,爭取日本史上最高銷量漫畫集《JUMP》上連載資格的奮鬥史,不錯的電影)、《女巫》(攝影光度特別,切合女巫氣氛)
一本詩集:《新浪潮詩歌:其實我們從未相逢》(朱零主編)
幾段靈感文字:導賞團、鬼故事、有些人的笑聲特別好笑
無聊的美夢:在天堂迷路了,路人說,既然在天堂,迷不迷路也沒關係!
一壺茶:鐵觀音


《休假行事錄》(續詩)

還剩下八個小時才到午夜
屈服於靈感的震懾
把之前的事做第二次
於是我又
觀賞了兩部電影
翻閱了一本書
寫了兩段靈感文字和這首詩
順便打了個盹
這次美夢卻不再理會我
我只好又沏了一壺茶
再點了一炷檀香
苦思一個巧妙的結尾
好讓這首詩不至於太平庸
我隨意拿起桌上的蘋果
咬了一口,味道不錯
只見蘋果肉上
有半截青蟲在搖擺
舞姿甚美妙

按:
兩部電影:韓片《解語花》、西片《危機十三小時》
一本書:《禪宗雲居》(徐玉嬰)
兩段靈感文字:攝影藝術始終不及繪畫、《Pokemon GO》開始退燒
一壺茶:鐵觀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