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史上聲勢最強的手機遊戲《Pokemon GO》掐住香港核心價值



 

Pokemon GO》風靡全球(尚未全球落地,但聲勢是一旦落地該區,必然風靡),香港也不例外。
傳媒瘋狂報導,令旋風更勁。

 

我則觀察到, 《Pokemon GO》觸動了香港新的核心價值,至少,其商業上的成功已被證實。

街上,似乎所有玩手機的人都在玩 《Pokemon GO》,這叫其他99.999%app  game情何以堪?

自從雨傘運動之後,香港的核心價值就改變了,由獅子山精神轉為「撕裂狀態」,獅子山並不只屬於一部分人,故此,撕裂狀態無可避免地取代了獅子山精神。
而 《Pokemon GO》,一落地就觸動了香港人的撕裂狀態,有人愛極,有人恨極,並迅速形成對立乃至仇恨姿態,能引起這種現象的game真是絕無僅有。

 

Pokemon GO》已超越了遊戲的範疇,無論你有多討厭這個遊戲,但也無法繞過這個「社會現象」。
我看過日本斬妖卡通片《野良神》,斬妖後,妖化而生出一個複雜而美麗的咒圖,十分有型,比 《Pokemon GO》收妖後盪出的白色光圈,有型得多。
收妖波,則在周星馳的《西遊記之降魔篇》中見過類似的。
二百多種妖怪則似日本的《百妖夜行》和中國的《山海經》。
很多舊元素炒埋一碟,竟然風靡全球,原因是什麼呢?
應該是地區地標定位的無敵設計吧!



Pokemon GO》虛擬實境,遊戲中的補給站遍布全港,遊戲者走到哪裡都會碰到,乃至引起游走全港的衝動,頗有本土歸屬感。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又令人震顫地感受到香港猶如被「完全監視」,包括每一個角落。遊戲者已被「置入」遊戲之中。
因為它太接近真實,反而令人更害怕。不知幕後是善意還是另有目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