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7月8日 星期五

在生死間走了一回--橋咀島跳石過灘之旅

 
 
 
 
 
 
 
 
 
 
 
 
 
 
 
 
 
 
 
 
 
 
 
 
 
 
 
 
 
 
 
 
 
 
 
 
 
 



很高興,我還能發這篇博文。

橋咀島跳石過灘之旅,不是說笑的,全島遊客無人敢過,唯我一人勇往。
說的不是那條著名的連島沙洲沙石徑,而是燈塔那邊。
我來的時間很準,準得令我有緣在生死之間走一回。

先回到起跑線,在西貢碼頭,坐肥婆街渡(街渡很多,惟肥婆之名較好笑,取悅了我)往橋咀島,與島相連的是連島沙洲。
潮退的時候,沙石徑就會顯露出來。
且慢,我須告訴你,半露半藏的沙石徑才是最美的。
醒目如我,當然早有準備。早已帶上拖鞋更換。
我於下午二時到達,半露半藏的沙石徑太迷人了,水至小腿,偶爾泛浪,涉水而過,浪漫好玩。
水中石頭很美,水溫涼爽,風也溫柔。
穿著球鞋的人只能眼巴巴地等著完全潮退,等到了也只能錯過水石之好玩!

涉水而過,登上洲頂,復下石灘。
燈塔在一百米以外,水波流動,石陣優美。
我要走出去,尋回青葱感覺。
石頭雖美,但兇險也顯而易見,可行的路線有點模糊。
行至中段,去路突斷,須落及膝之深水,彷徨感驟生。
我回頭一看,朋友望著,所有遊人也偷望著,我知道,我沒有退路了……
有一幕,水流刮走拖鞋,我急急伸手搶回,幾乎滑倒,以手拍石,堪堪穩住,頗為驚險,如果頭撞石頭……
(翌日,手腕發疼,才知道,扭傷了。)

我惟有改變策略,左手挽拖鞋,右手拿相機,石頭有時頗滑,有時又附上尖尖的貝殼,踩上去腳板會痛,而且凹位水流開始加急,我已深入險境……
但同時,少年時代的冒險勇氣,也湧上心頭,「我會游泳我怕誰?」

終於,在「不能急,但要快」的心情下,成功登上「彼岸」。
拍下多張珍貴照片(忘了自拍)之後,火速回去,因為一旦潮漲,我就只能叫「飛行服務隊」了。
回程更險,但也更順利,因為昔日少年之勇,久久未退。
從「彼岸」回到「此岸」,遊人之欣賞目光,最易令人驕傲。
但我值,因為剛才之兇險,即便是大人,也不建議模仿。


後記:
返至碼頭,回頭一望,潮已退,無論是沙石徑還是燈塔石灘,都已路路暢通,連小孩子都可以輕易通過了。
我一笑,踱上「肥婆」街渡,御水離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