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上環美妙塗鴉。香港醫學博物館奇花異草





























































行上環差館上街,只為拍攝塗鴉。
頗有驚喜。佳作連牆。
水平不弱於旺角塗鴉谷,而且分散於橫街小巷,巷戰味濃。
(特別一提,「水巷」的塗鴉甚強,但青苔滿布,儼如廢巷,上環竟有如此廢巷,令人驚訝!)

熱爆!
堪稱一日流了半個月的汗!

路經香港醫學博物館,首次進去參觀。
卻發現有個天欣園,收(藥用)奇花異草達三百種。不是吧?
小小地方,竟有三百種花草?
花王竟是個30歲左右的女子,她姓韓,樣子甜美,我可從未遇過這種花王。

題外篇 :凍檸樂之謎

夏日逛街,在最熱最熱的時候,進入茶餐廳,我必叫凍檸樂,喝凍檸樂是最爽的!
凍檸樂是很難不好喝的。
但有時候,我的確喝到難飲的凍檸樂。
我反覆思考和比較以前的經驗,終於發現原因。
原來,難飲的凍檸樂是因為送來的一杯冰和檸檬都不會有太大差別,問題在於汽水,送來的汽水必須也是凍的才行,如果 送來的汽水不凍,就不好喝,杯中的冰力不夠強。
故此,換言之,凍檸樂之所以成為我的凍飲第一選擇,是因為它的「雙倍凍」特性。

噢!
解開了這個謎,猶如放下心頭一塊大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