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書中玉摘》(123-125)《枕草子》。《空入門》。《插花地册子》(止庵著)

 

 

 

123)《枕草子》(清少納言著、黃悅生譯)

顧彬說:「世界上最神秘的異國也就是女人世界。」
要窺探女人最神秘美麗的一面,最好是看有靈性的女人(這種女人萬中無一)寫的文章。
清少納言就是其中最耀眼的一個。

清少納言,平安時代人,與紫式部齊名,兩人合稱為「平安文學雙璧」。
但紫式部對清少納言有如此批評:
「清少納言是那種臉上露着自滿,自以為了不起的人。總是擺出智多才高的樣子,到處亂寫漢字,可是仔細地一推敲,還是有許多不足之處。像她那樣時時想着自己要比別人優秀,又先要表現的比別人優秀的人,最終要被人看出破綻,結局也只能是越來越壞。總是故作風雅的人,即使在清寂無聊的時候,也要裝出感動入微的樣子,這樣的人就在每每不放過任何一件趣事中,自然而然地養成了不良的輕浮態度。而性質都變得輕浮了的人,其結局怎麼會好呢?」(摘自《王朝女性日記》)

雖然有此一說,雖然《枕草子》中確實有很多思想需要斟酌,但我還是認為 《枕草子》是罕見的一流傑作。
我一直想看到的靈性女子筆下的女人世界神秘之美,清少納言滿足了我。

1/
令人心動之事:點著上好的香,獨自靜臥;夜裡等待情人來訪時,聽見風吹雨打、門窗輕響之聲,便會怦然心動。
2/
令人愉快之事:玩雙六時擲出了同花;半夜睡起,喝一口涼水。
3/
節日,最好的要數端午節了。
4/
高雅之事:敲開的鴨蛋(何解?令人費解,學界未有定論)。
5/
不相稱之事:紅紙上寫著拙劣的字。
6/
優美之事物:年輕美貌的女官,身穿白綾單衣,外披紫色的薄裳。她將夏天的幾帳簾布下端掀起,坐在那兒練字;在青色薄紙上寫了書信,將其繫在剛發芽的柳枝上寄出。
7/
冬天,最好是極冷。
8/
令人羞怯之事:男人的內心。
9/
顯得俗氣之事:肥胖的和尚。
10/
令人忐忑不安之事:觀看賽馬;討厭之人來訪。
11/
優雅之事:在很有光澤的衣裳上,頭髮整齊地披下來,沒有一絲散亂。

124《空入門》(梶山雄一著  釋依馨譯)

1/
存在的東西,沒有不變、不滅的實體這一回事。
2/
捨棄恨怒,除去慢心,超越一切的束縛。不要執著於名稱和形態,對於一個心無一物的人來說,沒有諸苦的襲擊。《法句經》
3/
時常小心注意,觀世界是空。若能打破自我的見解,則能超越死。如果能夠這樣觀世界的人,閻羅王是看不到他的。《經集》
4/
所謂過去、現在、未來三時,只不過為了說明實體方位的差異。
5/
知覺世界是瞬間的,而思維世界卻是恒常的。
6/
過去、未來的火,實體是有的,但不具作用。所謂實體,指被認知的物。就被知的這點來說,它被稱為存在,而不是因為具有作用。(眾賢)
7/
一切的東西從離開語言表現,不能被表現的,不可被言說的時候,已經接近智慧的完成。《八千頌般若經》
8/
直觀的世界。當我進屋一瞬間,房間的整體同時在我的直觀之中,這時我的意識和房間是分不開的。但一瞬間後,我開始分析到,這是天井、那是桌子、是牆壁、是人等。
9/
治好飛蚊症後,蚊子不見了,那是原先就沒有蚊子之故,所以也不能說蚊子不見了。只能說這蚊子不是存在的,也不是不存在的。所謂空,就是這個樣子。
10/
大凡痛苦的產生,起於作為緣(原因)一切潛在的形成力(行)。如果各種潛在的形成力消滅的話,痛苦也就不再生起了。
大凡痛苦的產生,起緣於一切的識別作用(識)。如果識別作用消滅的話,那麼痛苦的生起,是絕不可能的。《經集》
11/
空性就是緣起。
12/
所有的一切不具實體,僅是依他而生起、存在,這才叫做空。



125)《插花地册子》增訂版(止庵著)

止庵是著名的書評人,文學底子甚硬。
他也是今年書展重點推薦作家之一。
看其《插花地册子》,饒有趣味。

隨書書籤錄有止庵兩句話:
「我這個人活到現在,差不多只做過讀書這一件事,如果這能算是一件事的話。」
「將讀書作為一種自我教育,對於我這一代人來說,實在是無奈之舉。」

中國四大名著之說法,不知是誰定的,在博覽群書的止庵眼中,卻不當一回事。
他認為《儒林外史》遠在《三國》、《西遊》之上,「不知為什麼人們不標舉它而標舉那兩部。」

止庵又寫道:

《呼蘭河傳》第一句就有語病:「嚴冬一封鎖了大地的時候,則大地滿地裂著口。」書中寫法也多不合規矩。這裡看出蕭紅寫作未經訓練,但同時也是可愛之處,她無拘無束。

《呼蘭河傳》整體來說是極好的作品。

老舍除《茶館》外,都是失敗之作。

1/
父親(詩人沙鷗)很喜歡《洛爾迦詩抄》中的一首《獵人》:

在松林上,
四隻鴿子在空中飛翔。
四隻鴿子,
在盤旋,在飛翔。
掉下四個影子,
都受了傷。
在松林裡,
四隻鴿子躺在地上。

父親說,詩裡沒有寫到槍聲,但讀罷迴旋腦際的卻是槍聲。
我覺得他道出了詩的真諦。

2/
世界就是這樣告終
世界就是這樣告終
世界就是這樣告終
不是「嘭」的一聲,而是「噓」的一聲。
(艾略特)

3/
所謂散文不過文字而已;對文字有文字的感覺,也就是散文了。

4/
記住夢中你是一朵不開的花

5/
敲開我的門的是飛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