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6月1日 星期三

《香港好詩榜》(46-50)(禾迪、陳汗、淮遠、吳耀宗、葉輝)


 

 

詩,為什麼可貴?
所謂太陽底下無新事。
雖無新事,但詩人可以運用獨特的角度和文字方式,將舊事寫出新意。
我們談論的所有事情,都是聽和看得到的,並不是自己的,惟有新詩創作(寫詩即風格)是自己的(除了抄襲),即使寫的是舊事,但風格,是唯一的。
有強烈個人風格的詩人,當然可貴。


46/《都是白色的》(禾迪)

臥看天上的雲
我問孩子   雲像什麼
像豆腐花  像棉花糖
像糖水裡的雞蛋
待我抓一把來吃
雲是什麼味道的
白色的味道
白色是什麼的味道
孩子哈哈地笑
風輕掃他的短髮

我說
雲像孩子
都是白色的

評:至真至誠之作,「雲像孩子」,不是孩子像雲,其中分别,可大了。

47/
《飲酒篇》(陳汗)

向黃昏的小火爐勺一盃紅酒
一仰而天地暗
山鳥歸來
驚起巢裡的枯月昏昏
(為何這兒的秋總不會落呢?)
壯思不飛  八月之月也不爽
悲九月之天籟為余而泣下
我是山中人兮

向秋雨裡的江湖勺一盃藍酒
再仰而山復晴
孤燈已夜了而百蟲集
千書也翻遍只是淚和血
木葉不落  我心裡的秋先落了
飲一盃黃昏未醒更欲飲一盃黃昏……
千古共飲的一盃黃昏啊
究竟幾時能盡?
醉裡但以手推松
我是山中之鬼沒有墳

評:陳汗之豪情筆法在香港詩壇中堪稱罕見。他以古意寫新詩,筆力千鈞。

48/
《鄰居》(淮遠)

他們遣去用人
舉家搬進城中
留下這許多麻雀
看管園子

評:詩雖短,意境令人難忘,詩人的犀利觸覺,鐵證如山!(詩中的「用人」、「園子」,原文照錄)

49/《出發點》(吳耀宗)

從地球上的任何一點消失
否則一直往前走
到最後,你會
回到孤獨。

路之所以漫漫修遠
是為了
向電鋸
喬木前撲後繼
高山嘎嘎轉動
大河毀約改道
蜘蛛當風抖抖手腳
織昨天沒織完的網
到最後,你會
回到孤獨。

愛與被愛的人
站在自己的對立面時都目露兇光
你像擰得一地的水
阻止不了浣好的衣物
在烈日下曬乾
到最後,你會
回到孤獨。

評:優美的哲理詩,猶如智者的吟唱。

50/
《是雨,擊碎了時光的鎖鏈》(葉輝)

是重金屬和重金屬
震撼天地的嚎叫
是深紫的憂鬱
蒸發灰色軌跡的憤怒

是搖擺樂手複製的影像
無限量散布流言與哀傷
是陰沉的東京六月天
愛與死在異質文化裡糾纏

是十萬隻紙摺的白鶴
在淚水和火光裡死而復生
是此生的彼岸,一切以外
也有大地,也有長城

是雨,夏日最後一場流星雨
擊碎了時光的鎖鏈……

評:香港樂壇中,我唯一喜歡的歌手就是黃家駒,以其歌迷身份看這首詩,頗有感覺,葉輝之筆,力透紙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