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八識。《物外遊心歌》。人類的五感不完美。大誤。賣酒女。淋雨的感覺太好了。


 

 

1《物外遊心歌》

世情髒亂混成醬,
郊外綠意生清涼。
山水面前且空我,
念飛天外逍遙鄉。


2人類的五感不完美

 

我的手機內存有五十多首超喜歡的歌曲,前陣子,因為耳筒不通,停聽了兩個月。(其實是因為太忙,順勢停聽。)
今天,終於買了新的耳筒。
重聽手機存歌,嘩!好聽到呢!
明明每首已聽過近百次,怎麼停了兩個月, 好聽到咁?
這些水平早已驗證過的舊歌因停止接觸,記憶退減了,再聽時因又有了新鮮感而變得好聽到暈。
由此,我又似乎悟到了一些道理。
只因記憶力不完美,我們才會反覆聽喜歡的歌。
人類的慾求是源於五感的不完美。
修行者一旦完美了五感,慾求也就消失了。
原來如此。


3大誤

 

我已經在盡力追貼潮語了,但被一個句子後的「(大誤)」字樣震住了。
探查一番才知道,原來這種寫法源自動漫(難怪,我是不看動漫的)。
一個句子後加上「(大誤)」字樣,是提醒前面的句子是錯的,或有自嘲意思, 在(大誤)前加「XD」的話效果更佳。
例如:
黎明的金句其實很易明白XD(大誤)。

 

4不知如何是好

 

無意中看到一個平凡的句子,
但愈想愈動人,可以入詩。
這個句子是:「不知如何是好。」

風景如此美,我不知如何是好。
化妝後的她美得驚人,一時間,我不知如何是好。

 

5賣酒女

 

到酒區看日本酒。
日本酒的包裝太漂亮,其酒名書法大多帶有禪意之美,獨特而有型。
賣酒女跟著我。
看著看著,我忍不住連環讚嘆,「嘩!呢支好靚。」「果支仲靚。」「空海……My god!」
賣酒女「跟車太貼了」,順著我意連環推銷,「呢支超好飲。」「果支梗正啦,唔好飲返嚟搵我。」「吖!你又識貨喎!空海梗係最正啦。」
我微笑:「呢啲酒你全部飲過?」
「當然啦!」
「我睇睇先。」
OK!」
隔咗一陣,我聽到賣酒女的同事行過:「GiGi,慣唔慣呀?第一日返工。」
「殊!」

6悟力

 

世間萬物天生殘缺,所以自覺或不自覺都會向完美靠攏,或多或少都在追求。
難怪難怪,西方捧出了全能的上帝。
全能的上帝,就是世人靠攏的目標。
自知一生中追求不到多少「完美因子」的人選擇信主。
有心修行的隱士則窮個人畢生悟力,「盡追」。


7淋雨的感覺太好了

 

星期天,到中央圖書館翻閱五十多本香港詩集,尋訪香港好詩。
雖然坐了很多人,但一粒人聲都沒有(只有呼吸聲),竟然持續了兩三個小時。
這種感覺太好了。
臨走時,我真想跟在座的人,一一道謝……

 

 

A餐:提早兩小時收工,但因冇帶傘,要淋雨。
B
餐:等多兩小時至收工,可能不用淋雨。

你揀邊個?

呢條問題對我來說毫無難度。

我揀A餐。
因為既可以提早收工,又難得被迫(明明有傘不用而主動淋完全是另一回事)淋雨,好耐冇淋過雨了(借用金句:我是左手愛陽光,手心又愛雨之人),雙贏,正。

作家李碧華也有獨特的一套,她曾在專欄中寫過,遇到突來之雨,買份討厭的報紙,遮著走,看報紙被淋得模糊一片,感覺很爽。

 

8《權力遊戲》第六季已推出了。

《權力遊戲》,心情愉快,彷彿已忘記了世上其他所有的電視台和劇集。
若求電視娛樂,看一劇足矣。

輕微劇透:
殺人成性的 《權力遊戲》,第一集又殺殺殺。AB兩惡女要殺C男。
B
女:「我們來殺你,你想死在我手上,還是她手上?」
C
男一輪廢話,兩惡女表情已不耐煩。
C
男終於拔劍,面向B女:「你。」
B
女冷笑:「Good.」準備動手。
A
女陰笑:「醒目仔。」

這短短幾句對白,三人皆表現自己特性,太精緻了。
然後發生突變,更妙。不劇透了。


《權力遊戲》,有很多鏡頭都是令人震驚的。

《權力遊戲》第六季第二集對白:

我們是誰?什麼也不是,無名無姓,一文不值,但若是團結起來,可以改天換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