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香港好詩榜》(6-10)(李聖華、柳木下、何達、馬朗、何中一)


 

 

關夢南翻查資料發現,《和諧集》很可能是香港第一本新詩集,內收一九二二至一九三十年的詩歌和小品,比侯汝華的《海上謠》(一九三六)更早六年。(但鄭政恒有文章提出, 《和諧集》 作品寫於廣州,不算是香港詩集。從狹義來看,劉火子的《不死的榮譽》才是香港第一本詩集。)
現存的 《和諧集》只有兩本,一本由葉輝收藏(蘇賡哲送的),一本藏於廣東文獻館。
令我驚訝的是,香港第一本新詩集 《和諧集》中的作品,寫於近百年前,卻竟然已頗具現代意識。
胡適的《嘗試集》於一九二O年出版,《和諧集》約在一九三O年出版,遲了十年,但李聖華詩句的現代意識好得多(這一點,只有詩人才會感受至深)。

6/
《生命那()裡是寂寞》(李聖華)

我有滿案的詩詞,
我有一風琴,
我有一臨河的小窗,
生命不算寂寞了。
我有一幅畫
精印在湖心,
盪舟浪遊時,任情的欣賞。
我有許多花
漫生在路邊,
耕罷歸來時,隨意的採擷。
我是萬有的,
只因活在萬有中。
生命那()裡是寂寞?

評:寫於19世紀20年代的詩,超前性驚人。語感的流暢度遠比同時代的胡適等北方詩人高超。


7/《海和天》(柳木下)

我問你:
遠處的天邊像什麼?
你搖搖頭。

我說:那是海,那是天,
天和海在那裡親嘴了。
你笑了,羞澀地。

評:寫於1938年的一首情詩,其浪漫感穿越至今時今日。

8/
《一個少女的經歷》(何達)

第一個摸她乳房的

         
是紗廠的工頭
         
她憤怒地扭一扭童年的身子
第二個
         
是她的情人
         
她愛
第三個
         
是日本人
         
她顫抖
         
她知道日本人的軍刀是可怕的
第四個是美國兵
         
她喊叫
         
她挨了重重的耳光
         
而且被拉到警察局裡
         
於是
第五個摸她乳房的
         
是中國警長

評:震撼的寫史詩,最後一句,才最令人崩潰。


9/《逝》(馬朗)

經過夜而黎明不來了
沉入夢裡而不會醒了

潮水輕輕淹來一般
忽然不知到了哪裡停在哪裡

於是再看不見那美麗的湖了
也看不見那澄清的妙目了

也許有點風
但是聽不見吹過誰家的屋簷上了

彷彿還有一些哭聲
可是就這樣仇恨中止愛也停息了

評:寫於1957年的詩,頭兩句就震撼了我,全詩營造出惹人憐憫的「逝」意。

10/
《最後的派對》(何中一)

零時、上帝、魔鬼、耶穌三不管地帶
丁酉年踏著華爾茲的節拍遠去
而戊戌年從西印度群島趕來了
她跳著加力騷……

在彩飾的華堂
流星子於夜央的時分曳然滑落……
她的光與影不經意的流落在
燈色上,冬青樹的銀屑上
以及女孩子們燃燒的眼睛裡

我陪著一位現代派的姑娘
沿著度夜的軌跡隨意的旋轉
唔!她可能是我的愛人,未婚妻
或者,什麼都不是。

評:最後兩句,我只能拍案叫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