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香港好詩榜》(11-15)(鍾偉民、秀實、王良和、萍凡人、田寺)



 
 

讀者喜歡什麼風格的詩和詩人,很講緣分。在我來說,很多大詩人的詩,若未能感動我,無論其他人如何捧高他們,我都不會違心說喜歡的。
故此,我提倡「自私的文學欣賞態度」,要自私一點,能打動自己,才算好東西。畢竟,打開興趣之門是最關鍵的。打開之後,各自修行。

 

11/《春雨》(鍾偉民)

起風了,要是你來訪
出門,別忘了打傘
只是毋須不忿
污泥上,蚯蚓狂草的歪理
在獸圈裡流行
到底,春雨不辨聖賢與豬
東風也暖虎豹豺狼
今夜,孤懸一燈,伴你傘影
蒲公英,知否
所謂詩人,只是偌大獸園外
一個被解僱的園丁

6-3-1986

評:鍾偉民在少年時代已成名,在香港詩壇鼓起過多次大風浪。我較喜歡他早期的詩,詩中釀著龍精虎猛的思想。

12/
《醉》(秀實)

胴體在虛幻中尋找呼吸的起伏
微微的顫抖著是因為心靈的赤裸
話語如星光般柔軟無力
妳仍是飄渺的存在那晚我卻回來了

思想慢慢衰老只餘本能
雙手是另一種話語寄寓恆久的擁有
游走的觸覺如在春天中蔓延
只能是一個替身,在黑暗中亢奮

評:秀實的長句自成一家,詩意充沛,此詩僅八句,將詩題一個「醉」字寫活了。

13/《賣菜的老婦》(王良和)

很難走近她的身影我知道,這樣坐着
紙皮盒上僅一綑柚葉,幾個合掌瓜
還有兩紮根鬚洗得發亮的草藥
十元八塊,如果我全部買下,她就可以回家
收拾污損的尼龍袋,支著柺杖,結束今天的工作
而我只挨着欄杆,四五步外
望着她規矩地,忠誠地,守候自己的生命
左右轉動著頭顱,像奇怪的鐘擺
時間停頓仍不停擺動,感覺來來往往的腳步
什麼時候突然,在面前停下,問問價錢
或者整個早上都要坐在那裡
時間和生命,越來越便宜,連秤都不須
可是她這樣平靜,好像不急於豁出收成,好像這是
很好的生活。而我已經不耐,邁步轉向鐵路博物館
我知道有許多機會經過那裡,或者出於需要
買下合用的東西,我想她明天仍在那裡等候成熟
  
的陽光和風雨
我想明天,她仍有新鮮的柚葉和合掌瓜

評:精準地捕寫了老婦一輩平靜安然的生活,也內藏詩人的悲憫天性和感悟,人性之詩。


14/《潛》(萍凡人)

我潛到水深之處
反覆練習閉氣
未啟齒的話儲蓄在身體裡
我蛻變成一條魚
長出鱗片、鰓和鰭
我們擦身而過
互相被尖銳的鰭刺傷
池水染成一滴滴紅色
紅墨水在宣紙中化開
成為一朵朵玫瑰
長出花瓣、葉和刺
我看到你瞳孔那玫瑰花的刺
卻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樑木

我摘下潛水鏡
沿著紅墨水所經之路一直游
魚兒聚集成群
我蛻變成我
長出雙手、耳朵和鼻子
鱗片從身上不斷掉落
我尋找受傷的魚
用繃帶為牠包紮
摘下池中最美的一株玫瑰
抛向池水中央
一個觸不到的位置
我們約定在玫瑰盛開的時候
潛到水深之處

評:首先,描述的鏡頭吸引著我一直追看下去,然後偶有一些出色的句子橫出(我蛻變成我),讀詩過程感覺舒服、美妙,這還不是好詩是什麼?


15/《戀上黑詩》(田寺)

尾隨一雙走動的黑詩走到中環
腳步連著腳步
還有一個低於水平線的目光如牛
就算地球在轉
電梯在動,眼球也毫不轉動,留戀在那
黑色交錯的詩句
還有上下飄動的蕾絲裙及高跟鞋

一首由黑詩寫成最詩人的謊言
看不清真理與腳
只有夢魅的唯美中戀愛,在幻想中
黑絲與腳背離
腳只是腳,連同肉體成為最性慾的獸和一團
不成詩的黑絲

還是令謊言永遠走動及消失在電梯上
而我的愛永遠
看著眼皮半瞌的半透明世界
昏黑而斑斕地
目送一首又一首裙下黑詩的上升
又或從破洞
看到黑色真理的乍洩

評:這本是一首劇場誦詩,可能因太露骨而被禁演。這種詩,在香港比較少見。作者說:「無論行動、觀察、寫作,人還是不自覺地住著慾望而活著,愈去否認,只會愈造成扭曲,不如誠實一點活吧!」為一種真實而特別的詩想,在《香港好詩榜》留一席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