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4月6日 星期三

《筆嘯三行》(148-154)

 
 
 
 
 
 

 

 

148

 

睡意在叫囂
我巧妙地躲開它
悄悄睡了


149

 

有人說美,因為精簡
有人說不美,因為過於精簡
花枝說,美跟不美都與我無關


150

 

夢見兩個人在決鬥
那兩人,竟然都是我
而裁決者,還是我


151

 

你究竟在唱什麼鳥語?
鳥以為我在罵牠:
你他媽又在說什麼人語?

(這首詩,我是在大笑中寫成的。其詠前構思是相當複雜的,鳥兒唱歌,我聽見了,但不懂鳥語意思而問之。此鳥聽得人話多,明白鳥語兩字有罵人的意思,並認定我有此意。鳥指男性生殖器,乃是古代粗口,早在《水滸傳》中已出現過。故此,鳥忍不住回罵我,這次我怎麼聽懂了?因為鳥怕我聽不懂,為免白罵,故意用人話說給我聽。又,鳥語兩字涉及歧視鳥類,故牠以人語兩字反歧視我這人類,卻忘了自己運用的正是自己準備歧視的人類語言,其間充滿了邏輯矛盾……而以上複雜的構思和指出邏輯矛盾等等,全都只是我的幻想。我到底在幹嘛?……至此,我唯有笑鳥,鳥在此處作粵語潮語用,通了字……太累了,就此打住鳥!)


152

 

《極端異行之飲粥》

喝酒如喝情懷
品茶如品詩歌
飲粥,則如飲雲


酒已喝盡,茶葉罐亦空,但有粥。
何不喝粥?
以酒杯(或茶杯)飲粥。
酒可催意,茶能清心,一口一小杯。
飲粥,杯雖小,但粥太稠,須分五六口,此發現甚能催意清心。
別有一番風味,也添一分滋味。
俗而不俗。)

 

153

 

苗條的樹枝被壓彎了腰
野鳥在沉思:自由太普通了吧!
為何人類捨命追求?

 

154

 

我爬入了一首詩
一個聰明的讀者
緊跟著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