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草木的修行比人高

 
 

 

(圖:攝於南生圍)


因為郊遊,令我對鳥類和植物刮目相看。

《維基》載,大約在11億年前,超級大陸Rodinia正在形成,植物、動物與真菌被分類。
大約在10億年前,第一顆多細胞植物出現,可能是綠藻。
大約在9億年前,真正的多細胞體在動物界出現。
600
萬年前,人類出現。


近年考古證實,1.5億年前遠古鳥擁有四個翅膀。
大多數學者認為,鳥類是恐龍後裔的一個分支。
只要上網搜尋「世界名貴鳥」,就能看到很多非常美麗少見的鳥類。

鳥類的歷史比人類長得多,而植物的歷史又比鳥類長得多。

故此,企圖起植物的「底」,是我在未來最想做的事。

人類有幾千年文明,早已變得蠱惑。
想了解原始生命的純粹,不如多觀察植物。
今天的人, 跟幾千年前的人,差天共地。
但今天的植物,依然純情如幾千年前的植物。

進化得愈快的,愈遠離源頭
其實,植物很值得我們接近。


最近借了幾本植物的書籍,全是有關香港的,看完之後,走在街上,隨處可見書中介紹的植物,親切感大升。
每天皆見的植物,你卻叫不出名字,多冷漠的人樹關係呀!
突然覺得,香港除了住有七百萬人,還有上千萬的動物,上億的植物,感覺香港的面積好像膨脹了幾倍,其實,是我的視野拓闊了幾倍。
我之接近植物,不僅要知其名字、特性,還把它視為平等的生命,從它們身上觀察遠古生命祖先的痕跡。
走入郊野,感應大自然的訊息,動物能感應的,樹能感應的,人不一定能感應。


不要小看動物和樹。
尤其是樹,因為樹有生命,都不動,不動而活,是很高的境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