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書中玉摘》(八十七至九)《超棒小說這樣寫》。《梨花飄落的夜晚》 (李喆守)。《亦搖頭亦點頭》(刀爾登)


 

 

 

(八十七)《超棒小說這樣寫》(詹姆斯。傅瑞著  尹萍譯)

1/
形容一個完整角色會擁有三度空間:第一度空間是生理空間,第二度空間是社會空間,第三度空間是心理空間。(編劇大師埃格里)
2/
寫小說的第一個步驟是先為人物寫好傳記。
3/
深入人物內心,找出他的執著。
4/
堅定的主角是劇情小說的命脈。講述故事的小說,主角必須意志堅定、動機強烈、勇往直前。
5/
別讓刻板人物走進你的小說。
6/
故事好看的三大定律:衝突! 衝突! 衝突!
7/
沒有內心掙扎,故事就沒有深度。
8/
造成內心衝突的對抗力量不需要很大,面對的問題也不需要多了不起,只要當事人覺得很重大就行。
9/
如果你的人物有說得通的強大理由,必須得到什麼或必須做什麼,可是又因為同樣強大、同樣有道理的原因,讓他不能擁有或不能這麼做,那麼你就把他牢牢地釘在兩難的處境了。
10/
製造強大高潮的五個方法:製造驚奇。激發強烈情緒。要天理昭彰,報應不爽。顯露人物的别種面相。高潮/解決應該讓小說圓滿。
11/
一旦在開頭的時候攪起情緒,不管是憐憫、輕視或害怕,人物應立即陷入醞釀中的危機。如果你已挑起讀者的情緒,他們會有興趣,但是真正的認同只有在人物面對選擇的時候才會發生,那樣讀者可以參與做決定的過程。
12/
真正的寫作瓶頸有四種主因:對你的人物認識不清,一邊寫一邊改,害怕失敗,以及害怕成功。


(八十八)《梨花飄落的夜晚》 (李喆守)

李喆守(1954-),卓越的南韓版畫家、哲人。

1/
松樹,在傳授衣鉢。
2/
在虛空中上吊的人
3/
把你的眉間當做晾衣繩,
把你的心掛上吧!
4/
一杯苦茶
獨自變冷

也一樣


 

(八十九)《亦搖頭亦點頭》(刀爾登)

刀爾登是現代才子中之才子,不少讀者對他這本新著感到失望,嫌內容平淡。
但我還是喜歡看的,刀爾登能將道理和修為化入平淡字句中,仍然可觀。
此書寫刀爾登從小到大的看書史。
有趣的一點是,刀爾登並不沉迷看書。
看不看書,他覺得無所謂。

 

其中一句:一直後悔,還要繼續後悔下去的一件事,是沒有記日記的習慣。……如果有日記,哪怕如流水賬,當能連帶地觸發一些東西,不至於一片白茫茫了。

 

深有同感。

一個重視個人思想的成年人,很想重看零至十多歲的思想和心理發展的痕跡,當時的日記就是最重要的依據。

我小時侯有寫週記,但後悔沒保留下來。

故此,有小兒子小女兒的朋友,「逼」他/她寫日記吧(最好日日記,即使三兩行也好),並須好好保留。

1/1980-1981
草稿:「我直挺挺地被夾著,如果不是或遠或近的疼痛指示著,我就無法分清這交叉著的許多四肢有哪些是屬於我的,我的又在何處。我沒有可以持牢的地方,但這並不重要,因為我已經沒有摔倒的自由了。……我承認這種狀態也不無壞處。」

這是矯揉造作的,模仿過;不過,我辨認出一些我現在仍然擁有的秉性。
2/
愈是蕭索的季節,愈是與我共鳴。(夏多布里昂)
3/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世界,既是悲慘的,又是令人興奮的,而悲慘恰恰是令人興奮的原因。
4/
我可以完全忘掉魯迅的文章,那一個人,卻是忘不了的。
5/
有個著名的問題:如果你幹了壞事,被放逐到孤島上,隨身只能帶三本書,你會選擇帶什麼呢?
我從(有限的觀察)發現一個傾向:好多人的答案中,有一本書是他真正喜歡的,一本是他希望自己喜歡的,一本是他願意讓别人認為他喜歡的。
6/
一直後悔,還要繼續後悔下去的一件事,是沒有記日記的習慣。……如果有日記,哪怕如流水賬,當能連帶地觸發一些東西,不至於一片白茫茫了。
7/
就在我自己的家裡,書架上,還有好些書,買來了,厚著臉皮不去閱讀,好些音樂,買來或偷來了,不去聽。如按波普爾的說法,我用不著那麼慚愧,我之不讀,頂多對不起自己,卻沒什麼對不起那書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