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2月16日 星期二

不盲之盲和盲之不盲



葵芳地鐵站出口過馬路燈位,人流勁多。
很多人都會在紅燈下照樣行過馬路。
故此,此地經常駐有交通督導員,而且要屯重兵(三人),以防被衝燈者欺凌。
我不明白,為何經常會有人被捉?
交通督導員的制服是發光的,而且並無埋伏,兜口兜面站在馬路對面,你冇可能睇唔到,除非你以為別人看不到(上)你。
或者,你有自己的解決方式(例如你擅長跑步,準備飛逃或毅然決鬥)。
但又不是,被捉者全都乖乖交出身份證。
我簡直懷疑,這些衝燈者是自願被捉的,一生人,未試過衝燈被捉,好冇面啫,點都要試一次?

一個盲人走進地鐵車廂,如果他論論盡盡,我會幫他的。
誰知,他很快就精準地「泊柱」了,更想不到的是,他的右腳竟在一下一下地打著拍子,再看他眼戴黑超,儼如一歌手。
簡直比我還要放鬆、寫意。
我還未看見過對「盲」如此「無視」的盲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