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

雜念五瓣。董橋講價。偽書籤


 
 

1

 

董橋的《禮物》一文中,可看到董橋和藏書家是如何優雅地講價。

 

李儂說老威利內心浪漫,外表靜穆,一派智者風範,真少見。那回粗略看了威利家的藏書我記住了我想要的四部珍本。都比較稀有,比較冷僻,坊間書商即便有也要漫天開價。李儂勸我一部一部跟威利談。我寫信先問拜倫第二部詩集《閑暇時刻》,桑格斯基精裝,一八○七年初版,第二十二頁第二行是"Those tissues of fancy",不是初版第二次發行的"Those tissues of falsehood"。第一次發行的初版比第二次的貴一大截。威利回信要我容許他想一想。我不催促。我照常跟他買些舊版小書。三四個月過去,老先生來信開了一口價要我慢慢考慮,說他不會賣給別人。我朝打七折的方向陪他進退,心中期待的是打八折。威利心地好,我不忍心斬太深。我和他的友情清淡而真摯,我們議價於是多了轉圜的空間。那部書結果八五折賣給我。老先生寄來《閑暇時刻》也寄來那部詩集的市場售價紀錄。我們的成交價符合當時的供求狀況:他少賺一點點,我多付一點點。威利說買書人未必個個是書癡,賣書人也未必個個都愛書,他是愛書的書癡也是愛書的賣書人:「一買一賣,一來一往,兩份愛心湊在一起,買賣少了一份俗氣,我的銀行存款多了一份洩氣!」他說無所謂,他喜歡這樣。這股風度老威利跟老威爾遜很像。不像的是老威爾遜是鬧市裏的書商,生意做得大,老威利是書齋裏的書商,買賣不圖多。老威爾遜活到九十二歲。老威利八十三歲辭世。我想要的那四部珍本最終只要到兩部,剩下的兩部一部威利太喜歡了,不想賣,另一部他說他肯賣,價錢沒辦法壓低。那是真話。幾十年過去了,我在書市上偶然遇到那兩部書,售價快步上升,我更嫌貴,索性不要。書講書緣,不必強求。這樣淡泊的心情威利信上寫了又寫。


2


「偽書籤」,又見新創。
君子之道(余秋雨)的書籤替代品,是六合彩券。
2016
616日(端午金多寶),7個字,複式(中2個)。

另一張單式2注。(只中特別號碼)


 

3

 

Facebook是很可怕的網絡組織。
在功能上,它悄無聲息、隨意地操控著應用者的日常行為,只要你一登入,就成為它的子民。

它會引領你逐步走向有助它的商業利益的處境,你運用它的資源,它也會借用你更多的資源,由於這是它的世界,你無權拒絕。

這種操控方式,是對個人自由意志的冒犯,最可怕的是,大多數人都對這種冒犯感覺不大。

我們必須保有隨時棄玩facebook的意志。

 

4

 

夏天愈來愈熱,穿襪穿皮鞋波鞋外出,熱得有D不合時代了。
穿涼鞋又見腳指,很多場合不適宜(包括返工)。
所以我想,介乎兩者之間,還有一種鞋,尚未被發明製造出來。
我想到雙層鞋。
以皮鞋為例,分雙層,頂是正常的皮鞋頂,只不過中空(高度多少為佳則有待美學和科學研究),用幾條不顯眼的膠柱支撐(細節有很多種做法)。


5

 

今日黃昏搭的巴士路線,堪稱災難。
這條巴士路線,平日已經特別多人,今日交通不順,以致總站逼了數百人。
上了車,行得慢。
最慘的是,沿途的第一、二、三、四個站上排第一的人都上不了車。
他們不知道,總站每車必爆,他們的「死活」,站長根本沒有考慮。
看著他們望車飛站、痛苦無奈的表情,想起某年某月某日,我也嘗過這種滋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