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7月1日 星期三

【賞詩百嘆】(66-75)




66/ 楊鍵

小時候,
我們家裡窮,
父親靠捕魚供我們讀書,
那些魚就是我們家的恩人。

現在那些魚在天上,
憐憫地看著我,
只是一種雨意,
只是一片秋雲。


嘆:驚心,卻只是一種雨意、一片秋雲,境界不凡。


67/一隻隻孤獨的啤酒瓶鬼石


每天熬夜看歐洲杯
一定要提前冰鎮幾瓶啤酒
讓它們冷靜一會兒
然後在一個合適的時間
再將它們拿出來
並且啟開瓶蓋
它們照例先歎會兒氣
再看一看比賽
接著便被我一飲而下
如果遇到中場休息
我會去趟衛生間
這個時候,就只有
那幾77隻空啤酒瓶
孤獨的站在那裡,透過玻璃
看著電視上插播的廣告


嘆:也算是一種它心通。


68/三缺一(發小尋)

 

2004年夏天

我家住在沈圩村福星路23

我的房間裡有一張

標準的麻將桌

每天夜裡

我死去的姥姥,姥爺和爺爺

都會圍在一起搓麻將

嘩嘩的聲音讓我整夜不得安寧

那時我的奶奶住在青年路與南極北路交口

她偶爾會打電話過來

每次我都想告訴她老人家

我不會打麻將

夜裡的那一桌

一直是三缺一

 

嘆:令人震慄的效果。

 

69/南京大屠殺(朱劍)

 

牆上

密密麻麻寫滿

成千上萬

死難者的名字

 

我看了一眼

只看了一眼

就決定離開

頭也不回地離開

 

因為我看到了

一位朋友的名字

當然我知道

只是重名

 

幾乎可以確定

只要再看第二眼

我就會看見

自己的名字

 

嘆:心理學詩例。

 

70/幹休所的小戰士(劉二曼)

 

每天清晨七點的市場

途經部隊幹休所

門口執勤的戰士

見到我總是笑靨如花

當時我抱著大蔥

提著南瓜

每次路過他的身旁

我還是要挺起胸脯

翹起屁股

把一個微笑的懸念留給他

 

嘆:充滿魅力的幽默感。

 

71/詩人(王白淵)


玫瑰沉默地開著

一如無言那樣地飄零

詩人不為人知地活得

吃著自己的美死去

 

蟬在半空中歌唱

不顧結果就飛去

詩人在心中寫詩

寫好又擦去

 

月亮獨自走著

照著夜晚的黑暗

詩人獨自歌唱著

傾訴眾人的心語

 

嘆:詩人,吃著自己的美死去。

 

72/《一生》(西渡)

把寫過的詩再寫一遍,
直到把一首好詩寫壞。
把對別人說過的話,
臨睡前對自己再說一遍。
把牙蛀掉,消耗我們
一度美好的容顏。
把玩具一件件拆散
又重新組裝。
重溫兒時的功課
把同一道難題反覆演算。
以加倍的耐心潤滑時光的齒輪
把一生慢慢過完

嘆:反覆,然後把一生慢慢過完。妙寫。

 

73/我想豢養一頭小豬(秀實)

 

屋前隔著一道小溪,對岸是城池的朱雀門
高聳的城墻內是一個天朝大國,但與我無關
為了理想,推辭厚重的官銜和俸祿
流放到這裡來,搭建小屋。小溪彎曲處
建一座筒車,聽旱季時咚咚的水聲
雨天時沙沙潺潺,窗外天昏地暗
城內那些賑災的官媒與貪婪的官函
料想都給毀滅在洪水之中

我想豢養一頭小豬,優雅的品種
開始時牠不胖,喜歡整潔,並在房內
東跑西跳作出煩擾的聲音和動作
我不忍責罵牠,我疼牠給牠無數的吻
或許牠是共產黨員,或許不是
我餵飼牠以最好的時光,牠會逐漸長胖
我把那柄鋒利的廚刀埋藏在屋後
然後在昏暗的燈下撫摸著我這畢生的事功

2015.6.22.
凌晨一時半 將軍澳

嘆:一種動人的畢生事功。屋前隔著一道小溪,對岸是城池的朱雀門
高聳的城牆內是一個天朝大國,但與我無關
為了理想,推辭厚重的官銜和俸祿
流放到這裏來,搭建小屋。小溪彎曲處
建一座筒車,聽旱季時咚咚的水聲
雨天時沙沙潺潺,窗外天昏地暗
城內那些賑災的官媒與貪婪的官函
料想都給毀滅在洪水之中

我想豢養一頭小猪,優雅的品種
開始時牠不胖,喜歡整潔,並在房內
東跑西跳作出煩擾的聲音和動作
我不忍責罵牠,我疼牠給牠無數的吻
或許牠是共產黨員,或許不是
我餵飼牠以最好的時光,牠會逐漸長胖
我把那柄鋒利的廚刀埋藏在屋後
然後在昏暗的燈下撫摸著我這畢生的事功

2015.6.22.凌晨一時半 將軍澳

屋前隔著一道小溪,對岸是城池的朱雀門
高聳的城牆內是一個天朝大國,但與我無關
為了理想,推辭厚重的官銜和俸祿
流放到這裏來,搭建小屋。小溪彎曲處
建一座筒車,聽旱季時咚咚的水聲
雨天時沙沙潺潺,窗外天昏地暗
城內那些賑災的官媒與貪婪的官函
料想都給毀滅在洪水之中

我想豢養一頭小猪,優雅的品種
開始時牠不胖,喜歡整潔,並在房內
東跑西跳作出煩擾的聲音和動作
我不忍責罵牠,我疼牠給牠無數的吻
或許牠是共產黨員,或許不是
我餵飼牠以最好的時光,牠會逐漸長胖
我把那柄鋒利的廚刀埋藏在屋後
然後在昏暗的燈下撫摸著我這畢生的事功

2015.6.22.凌晨一時半 將軍澳

屋前隔著一道小溪,對岸是城池的朱雀門
高聳的城牆內是一個天朝大國,但與我無關
為了理想,推辭厚重的官銜和俸祿
流放到這裏來,搭建小屋。小溪彎曲處
建一座筒車,聽旱季時咚咚的水聲
雨天時沙沙潺潺,窗外天昏地暗
城內那些賑災的官媒與貪婪的官函
料想都給毀滅在洪水之中

我想豢養一頭小猪,優雅的品種
開始時牠不胖,喜歡整潔,並在房內
東跑西跳作出煩擾的聲音和動作
我不忍責罵牠,我疼牠給牠無數的吻
或許牠是共產黨員,或許不是
我餵飼牠以最好的時光,牠會逐漸長胖
我把那柄鋒利的廚刀埋藏在屋後
然後在昏暗的燈下撫摸著我這畢生的事功

2015.6.22.凌晨一時半 將軍澳

 

 

74/繁體與簡體(黃梵)

 

繁體更適合返鄉,而簡體更適合遺忘

繁體葬著我們的祖先,而簡體已被酒宴埋葬

繁體像江山,連細小的灰塵也要收集

簡體像書包,不願收留課本以外的東西

繁體搧動著無數的翅膀,但不發出一點雜訊

簡體卻像脫韁之馬,只顧馳騁在可以亂發脾氣的平原

當繁體攙扶著所有走得慢的名詞和形容詞

簡體只顧建造動詞專用的高鐵

 

簡體會說,繁體長得像半死不活的碑文

會譏諷,繁體還穿著旗袍、蹬著三寸金蓮、戴著民國的假睫毛


會把繁體的安靜、低調,說成是不善辭令

會把自己臉上的色斑,說成是福痣

當繁體把話題交給上半身

簡體的夢已卡在下半身,無法拔出

忙碌中,簡體像霧氣,從不想排隊

而繁體相信,排隊的耐心能造一把好斧子,能寫一本好哲學

 

簡體已砍去多少枝條,就已留下多少傷口

而繁體每多一道彎,就多一條路

就多了前世和來世,不像簡體,只能把自己捐給今生

瞧,簡體把最重的擔子已卸給繁體,生怕被快樂拋棄

但簡體不知,繁體身上的鏽跡,也是奪目的鱗片

繁體身上的寂靜,也是動人的歌聲

當我,被夾在繁體和簡體之間

我就像最後一個知情者,日夜承受著祕密的負重

 

嘆:以詩論繁簡體,夾在繁體和簡體之間,我就像最後一個知情者,日夜承受著祕密的負重。


75/
懶死懶活(默默)

 

心懶得跳

脈懶得博

血懶得流

  

躺下懶得坐起來

坐下懶得站起來

站起來懶得走

 

閉著眼睛懶得看

張著嘴懶得說

吸一口氣懶得再呼

 

冷得哆嗦懶得添衣

嗜酒如命懶得喝

 

終於見到夢中的情人

懶得說一聲愛

  

渾身是傷懶得疼

已經是英雄懶得承認

 

嘆:頭三句就非常吸引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