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6月20日 星期六

經歷了一場通透的累(補貼大埔海濱相片)

 
 



端午賽龍日。
從大埔站步行往吐露港賽場。

烈日。熱風。
彷彿,一生中最熱的就是今天。

走出一身汗,累意無限。
然後全神貫注拍龍舟,傾盡了餘力。

午飯在丼丼屋喝了杯威士忌,即時滿臉通紅,血氣暢竄,醉入步履。

「我性不飲只解醉,正如春風弄群卉」。

我不求狂飲,只求醉意,什麼醉意?猶如春風戲百花!


真想在月台上倒頭即睡。

回家仍忍不住上網整理照片,之後一睡難起。

不忘,讓YouTube播著近期心愛歌曲,Starsailor的《Four to the Floor》(此曲有美妙非凡的節奏感)。




睡前幾分鐘,累感通透:

我感覺到累的大軍逐漸佔滿全身每個部位。
清醒的感覺大勢已下。
我略作反抗(即是強打精神),但彷彿有一把聲音說:別緊張,你又不是李小龍,我不是要取你性命。運用你的「空我道」,進入空我狀態,痛快地休息吧。

沒有夢的打擾。
累意統治了全身,有一種懸浮的快樂,空我,輕得只剩下累意。

而累意正像漏斗一樣,逐漸撤走,漸撤走,撤走,走.......

(補貼幾張大埔海濱相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