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6月11日 星期四

純創作。一詩:《母乳之歌》。一文:雨言。一攝:吃葉之雲


 

【詩】

 

《母乳之歌》

新界的夜
深得沒有邊際

一個可愛的嬰孩餓哭了
爸爸手忙腳亂
以及坐立不安
唯有致電上夜班的
孩子的媽媽

媽媽說:
我走不開,把孩子帶過來吧

爸爸抱起孩子
匆匆出門
乘坐通宵巴士
直奔九龍

讓孩子的媽媽
餵哺母乳


 

【文】

 

等了許久,終於等到了下雨天。
不是講笑的。
是雨是晴,都是自然現象,理應平等視之。
今年晴多雨少,故此對雨多了一份同情和期盼。
若能閒著,不用工作,只看雨,是一種享受。
由此,我想起一個較少用的字:霅。
外形上看,雨言,多美的字。
其意為水流激蕩聲,或雷電交加的樣子。
看來,這個「雨言」,憤世嫉俗。
天雨,其實不是天的雨,而是半空雲層降雨。
古人以為天下雨就是天流淚,借景抒情,痴迷其中。
我今抒情,同樣借景,但不痴迷,我視天雨為一幅流動的畫,而且,我隨時可以跳入畫中,以身為景。
身處畫中,看畫框外的人,她們看我的眼神,充滿幼稚的驚訝。
而她們在另一幅畫中。


【攝】

 

吃葉之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