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

陶傑筆戰梁文道,幾票對幾票?




建制派風暴,令香港的花生快要斷市了。
再加上陶傑和梁文道的筆戰,看來,花生鋪也要效法宜家,提前落閘了。

今日《蘋果》,梁文道正面回應陶傑,題為「陶傑到底想說什麼?」。
梁文道是書痴中的書痴,是其同齡人中看書最多的人,但我嫌其文字太沉悶。(但打筆戰就特別精彩)


而陶傑的文字活潑靈動,缺點正好是下筆不夠嚴謹,經常出現錯漏。
經常出現錯漏,打天才波的陶傑一向懶理,但今日高調回應梁文道,卻是不可不理。因為梁文道指陶傑歷來專欄文章的思想是香港本土族群的重要養分。
陶傑不但不可不理,更是不可以輸。一旦輸了,「罪」名就大了。


梁文道今次也醒目,知道陶傑擔心什麼,故此,今日的文章用語較為平和,一邊作分析回應,一邊表現自己一向也很欣賞陶傑,並無不良居心令人誤會陶傑與本土族群有直接關係,斥責利用陶傑文化名詞支持本土理論的人。

此論戰,主要是論「民族性」,梁文道認為陶傑是第一個把「民族性」比喻為「文化DNA」的人,「陶傑對拙作的詮釋,似乎正正中了他筆下傳統中國文人「DNA」的老病:總是不看文字論據,而是想在其中猜測作者的用心,而且還總是要把那個用心往「不可告人」壞路子上聯想。」
呵呵,那是陶傑的筆戰手法,梁文道的認真指控,更顯示二人個性的天南地北和趣點。

梁文道身在內地,接觸的多是文化精英,深知內地文化深不可測的一面,故此對陶傑總是一竿子批評內地人滿身小農DNA的說法極不順耳。
好像什麼過錯都是用民族性解釋就算了。


簡言之,就是說:陶傑,作為著名作家,寫兩地關係的文章須謹慎,不要太粗疏!

文章可見,梁文道有停戰之意。
但恐怕陶傑不會。


建議引入台灣花生。

週一《蘋果》,陶傑專欄,筆鋒一轉,也捧梁文道,算是一篇停戰文。
寫得算瀟灑,亦顯陶傑文筆之秀麗。
陶傑知道梁文道不易扳倒,所以也不想糾纏下去。
見梁文道稱讚了自己兩句,陶傑順勢回禮,極速收兵,讓食花生的人買了大量花生卻發現突然結幕。
陶傑腦筋靈活,他是會故意這樣做的。






附「陶傑到底想說什麼?」(梁文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