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6月17日 星期三

【賞詩百嘆】(61-65)


 

 

61/黑暗之歌唐果


太陽已落山,黑暗走出

掀開黑絲絨,蓋上山的角

拉扯黑絲絨,再蓋它的腰

等它睡著打呼嚕,再把頭蒙上

 

睡吧,山巒、河流、村莊

睡吧,飛蟲、走獸、阿媽


嘆:把天地寫得如此性感。


62/削玻璃(李岩

 

削玻璃——這是不可能的

削玻璃——這是不可能的可能

削蘋果,削梨,削土豆,削木頭

玻璃如何削?

如何削掉玻璃透明的皮膚?

——它只能切割。

但我們削玻璃。

這是不可能的可能。因為不可能,才可能。

但是我們削。

像削蘋果一樣削,像削梨一樣削,

像削土豆一樣削,像削木頭一樣削。

像齜牙咧嘴的小工頭,尅口工錢一樣削。

像小學生削鉛筆那樣削,削了再削。

我們不斷削,我們不停削,

我們像削玻璃一樣削。

但不用刀具削,用心削,用手削,

用感覺去削。用靈魂去削。

正因為不能削,我們才要削。

我們削玻璃,我們削。

我們在它透明的土地上刨,挖,掘,摳。

在邊棱上用勁削。咬緊牙關,用疼削。

 

嘆:讀來暢快淋漓,又驚心動魄。

 

63/沒有遙控器幫我們關掉這一場雨(老巢)

 

北京又在下雨。黑了天
一副江南的嘴臉。沒了白牆青瓦

雨,攜帶病情,活過來的細菌
從門窗,一些縫,甚至空調風裡
打濕床,燈,和盜版盤

我們現在說床單上的斑點不是汗
淚和愛液。是雨在發芽

燈下,瑣碎的死,類似糧食裡
飛出的幾秒鐘。比灰塵還輕
電視上,我們看不到太陽的下落

沒有遙控器幫我們關掉這一場雨

嘆:如此美幻動人,若有譜曲高手能替之配樂,那就是一首上佳之歌了

 

64/前妻(江湖海)

回國就打我電話
我到她落榻的旅店
十幾年不見
不寒暄也不握手
她正逛完步行街回房
站在床頭鏡前
從容脫掉外衣、內衣
又逐件穿上新的
我正想她怎麼這樣
她轉過臉問我
你覺得這套如何
好像我還是她老公


嘆:靈光一閃的詩景,獨特人性的妙寫

 

65/十行詩〔隱地〕

風在水上寫詩
雲在天空寫詩

燈在書上寫詩
微笑在你臉上寫詩

小羊在山坡寫詩
大地用收穫寫詩

花樹以展顏的笑容寫詩
我和你以擁抱的身體寫詩

光在黑暗中寫詩
死亡在灰塵裡寫

 

嘆:簡單,卻美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