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5月13日 星期三

以《時代》為例,楊懷康社長瞭望印刷媒體之困局【另加三段《蘋果》《FACE》短評】

 
 
 
 


今期壹仔(1314期)楊懷康社長的「無定向風」專欄寫道:
穀賤傷農,刊物何復不然?
印刷媒體之經營困難,不足為外人道。

楊社長以即期時代為例,說其內容非常豐富吸引兼有良知,但只有七個廣告,其中三個更是為慈善組織宣傳,估計收友誼價。長期訂戶每週訂閱費大約是十六港元。
時代困境,可想而知。

時代用了四頁篇幅追悼雜誌在任三十五年的編輯高理思,尤其令楊社長感動。
神級文學批評大師Harold Bloom則撰文說:當今之世,閱讀不該是大眾的追求,而只應由精英獨享。

當今之世,在視像衝擊之下,閱讀只宜精英,印刷媒體的唯一出路是調整成本結構,過渡到精英市場。

楊社長又云,食多會滯,視像氾濫,安能不滯?閱讀帶來的喜樂,早晚將奇貨可居。

我認為,印刷媒體不會死亡,因為總有一批死忠之士,不會讓它死亡。死忠之士為何死忠,冇得解。

1


今日(12/05/2015)《蘋果》副刊訪問中國攝影界五大攝影師之一的陳漫。

陳漫學彿,作品充滿禪味。
她說:「當你經歷一人一物的那刻,潛意識深知承載在肉體上的無常,就拿起相機把它封存在膠片裡、硬碟裡,聊以安慰,得以存在。」

記者見她貌美,追問其美麗之道。
(問得醒目)

學佛的陳漫淡然道:「女人每個階段都不一樣,都有自己的風格,這種獨立的,是最美的。」

將形相之美轉移到個性之美。

記者妹雀躍地叫了句:型呀漫姐!

可惜,記者這句收尾,俗了。
有些話是不需要說出口的,說出來,就「害意」了。

下半頁,訪問了前《號外》御用攝影師Quiet Tsang

其名作The Beautiful People,有此心得:「被攝的舞蹈家Abby很有味道,像遇到適合的對象,讓人心跳加速,眼球只想跟住她轉。」


2


今期《FACE》訪問孝蟹邵仲衡,頗為過癮。

一部舊劇,七八個主要角色陸續接受各大雜誌專訪,香港究竟搞緊咩呀?電視台又搞緊咩呀?

邵仲衡是近期紅人,因他口沒遮攔。雜誌最喜歡訪問這種藝人。

邵仲衡直言現在的劇集水平很差,陳豪那部,看了五分鐘就頂唔順......unable!(直接點名陳豪)

記者也不是省油的燈,直接寫出紙媒上罕見的香港口語問句:「好直接喎你講嘢都?」

好口語化喎你寫嘢都?


3


網上看到一段電影短評,很好笑:
一開場大家都在那裡猛吃爆米花猛喝可樂。三分鐘後,全場安靜了~讓你們吃,吃啊!

2 則留言:

  1. 壹週刊的未來
    我也是和壹週刊有一定的緣份,
    楊懷康社長睇住我大,
    好朋友有事,更有切膚之痛,也很想出一點力。
    我認為重點不是印刷與否的問題。
    好的文章,好的深度報導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今日還是是有市場的。
    今日剛好讀到英國Guardian 衞報總編 Alan Rusbridger 榮休一文。說及20 年來衛報的轉型,Biz model 的轉變,及新聞報導的創新。
    我看到的是一個不停求新Renew 及Reborn 的例子,
    24小時不停的網絡+印刷同步的新媒體,
    可能是全球最勁的Data Journalism 網,
    Snowden, Murdoch Scandal 等改變世界的深度報導。
    都是在這幾年打造出來的。
    我大膽問,
    為何我們華人世界不能有這樣的一個媒體?!
    是我們累了,忘記初衷了?

    (Of course, the biz model of Guardian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Next's Public company model..
    The Guardian is funded by a endowment.
    But I'd question why not? wouldn't a business be able to be more creative than a NGO?)
    http://www.theguardian.com/media/2015/may/29/farewell-readers-alan-rusbridger-on-leaving-the-guardian

    回覆刪除
    回覆
    1. erwin兄好見識!

      http://flyingyip2013.blogspot.hk/2015/06/blog-post.html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