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5月26日 星期二

洗筆言書一百本(2)【賞詩百嘆】(51-60)《新世紀詩典》(第三季)(截取10首佳作)


 
 

新世紀詩典(第三季),伊沙自選詩的爆笑效果

新世紀詩典來到了第三季,伊沙的堅持和魄力,值得一讚。


新世紀詩典是我看過最吸引的詩選了,伊沙此人,奇特至極,其人其詩所受評價呈兩極化,備受爭議。
我沒有任何顧慮,對伊沙的評價是七分讚三分貶。


新世紀詩典雖好,但由第一季至第三季有輕微的質量下滑趨勢。這是可以理解的,之前所選的多是受過時間考驗的老詩,後來所選的多是新作,一年365天,伊沙天天選推一首,恐有一時的評選偏差,以致降低了評選標準。
我看第三季的詩作,興奮度真遠不及前兩季。
伊沙對每首詩的短評都是很好看的,不但評詩,還評人,有時更論及詩壇百象和詩道,不乏精采觀點。雖然狂妄自大的氣味也很濃,但不難看出,他選詩的角度和水平皆是不俗的。


其中,他也不惜選入自己的詩,此舉自然惹人議論,唯這首在江油的飯局上,我是拍手叫好的。

 

在江油的飯局上

 

酒喝得差不多了

一位本地詩人說:

容我說兩句酒話

在座的詩人

都寫不過伊沙

伊沙的詩

我能記住五首

其他人最多

只能記住兩句……

只聽嘩啦一聲

桌上一半的人

一下站了起來

憤然離席而去

我右邊那個

還撂下一句

話不投機半句多

我左邊那個

有點氣糊塗了

竟然鼓動我:

伊沙——走!

我如驚弓之鳥

無辜地望向四周

心想:至於嗎?

又不是李白在宣判

 

這首詩把伊沙的詩壇處境形容得維肖維妙,於是就出現史無前例的一幕:伊沙在伊沙的詩選中選了一首寫伊沙被討論的詩,伊沙並對此作出評價。
出彩的是這首詩是多數詩人貶伊沙的,而伊沙不認為是恥,反而是榮耀,並寫成一首幽默感澎湃的詩。

 

我左邊那個

有點氣糊塗了

竟然鼓動我:

伊沙——走!

 

這個爆笑點太強了,更妙的是,伊沙很冷静地記下:

 

我如驚弓之鳥

無辜地望向四周

 

無辜」兩字,令此幽默事件圓滿了。

 

伊沙在短評中如此寫:這不是誰都會遇到的故事,性格即命運,命運獨屬於我,我已經到了秉筆直書自己命運這一層。

這種詭異的創作狀態,伊沙獨有。

你也可以投寄作品試試,伊沙的收稿郵址是:yisha66@163.com


1/紀念日(阿櫻)

 

只能說是夢。夢一樣的山勢

起伏著我們的身體

還有衣綢下面的薰香呢

山風在飄蕩

一種欲望。你的欲望是何等的

顯山露水

 

你在愛中對我說:愛

愛我地上枯敗的落葉

愛我為你消瘦一圈的腰肢

……愛我,不停地

而一束光線驚醒了我們

我終於看見你啦!親愛的

你的衣扣掉了

散開的衣角如剪

會剪斷我 剪斷我的頭髮的

 

我偷偷地咬碎了一顆淚

 

嘆:咬碎了一顆淚,極美。


2/生命線(彥一狐)

 

起筆很淺

卻有無數個點駐足在我的生命線

許多人死了

我兒時的一個玩伴

中學時的好友

我的兩個表兄,其實他們都還年輕

我的閨蜜跌入鬧市裡的一個湖裡

我的朋友住進醫院二十天就去了殯儀館

我父輩的那些親人相繼離去

還有許多人今生來不及打個照面

這些年我一個人一直向前

我最終成為這個世上的孤雁

活著是一種罪過我卻無法割舍

沿著這條生命線

越走越黑暗越走越孤單

許多悲傷像一縷炊煙漸行漸遠

疼痛游走在筆尖

我寫了許多詩愛著許多人

卻在所有的筆畫裡找不到自己

我是順著這條路來的麼

我該如何走下去

手裡的這支筆停下來是一個墳塋

插上去是我的墓碑

 

嘆:將生命線寫得驚心動魄。

 

3/腐爛(譚克修)

 

腐爛是一種自上而下的傳染病

最早由腐爛的烏雲傳染給酸雨

再由漏雨的屋面傳染給樓板

再傳染給五保戶無人料理的癩痢頭

再傳染給男人們嗜酒如命的胃

再傳染給幾個打工少女的宮頸

再傳染給眾多寂寞大嬸的膝關節

再傳染給成片荒蕪的田野

再傳染給穿村而過的S312省道

現在這條通車一年的水泥路已徹底腐爛

正在將腐爛傳染給地下的人

 

嘆:最後一句,令人冷汗直冒。


4/降生(周琦)

 

母親的肉體是我一生中最華麗的衣裳

 

嘆:如此美麗、美妙、美好的一行詩。

 

5/或是,不是變態(魏娜)

 

我掛在外面晾曬的胸罩

又丟了與內褲一樣

性感的火紅 浪漫的粉紅

這次又是火紅

我讚嘆著 那個偷兒

在顔色上的喜好  竟與我如此相同

 

嘆:想法說得輕描淡寫,實質令人震驚!並有深意。

 

6/鳥與其他(商子)

 


慢熱

偶爾雨

間或起風

一只灰麻雀

停留在槐樹上

上竄下跳般焦急

它內心巨大的恐懼

與挖掘機強烈的聲音

起伏著顫抖著無所不在

城市瀰漫的灰塵隨風而逝

最終落在事物表面人的肺裡

沒人在意緩慢如裂紋般的危險

一只灰麻雀最終遁入遙遠的天際

灰麻雀走了老鷹來了它俯瞰長安城

它內心貪婪表面溫善如水般清柔

挖掘轟鳴著與坍塌的樓體糾纏

一些紛紛倒下的思念如廢鐵

被外來拾荒的人分揀錘煉

最終變成鐵藝或劣質鋼

於灰暗角落安度余生

沒人在意這些場景

一只灰麻雀走了

一只老鷹來了

老鷹的慾望

很強很烈

在城市

伏擊


 

嘆:對形式詩好感不大,但這首例外,其句速甚爽,大聲讀之,感覺非凡。


7
/當我有一天(鄭玲)

當我有一天
消逝在你的右側
不要給我蓋厚土
還加一塊石頭
你不是憐憫我力氣小麼
那就薄薄地
蓋上一抔淨土吧
以便我被秋蟲驚醒了的時候
扶著你栽的小樹走回家來
看看很冷的深夜
你是否仍將腳趾
露在被窩外面

嘆:鄭玲,1931年出生的老詩人。此詩無老舊氣,情感更是動人。

8
/不團結才是更難的事情(嚴力)

中秋前夕好友送我一張
月光下的座位票
並囑咐
月光下不一定非要
思念親戚朋友
更要享受個人的冥想
他還說
反正人類是一個大家庭
到哪兒都是與親人團聚
不團結才是更難的事情

嘆:這是首大詩,其深意,真是不同凡響。

9
/去年的窗前(潘洗塵)

逆光中的稻穗 她們
彎腰的姿態提醒我
此情此景不是往日重現
還一直坐在
去年的窗前

坐在去年的窗前 看過往的車輛
行駛在今年的秋天
我伸出一只手去 想摸一摸
被虛度的光陰
這時 電話響起
我的手 並沒有觸到時間
只是從去年伸過來
接了一個今年的電話

嘆:以文字穿越,穿越得如此美妙。

10
/為病逝的人祈禱(韓敬源)

那鳴叫的蛐蛐是誰的命
那枝頭的蟬聲是誰的魂
我從你們可能走過的路上走過
我在你們可能躺過的床上休息

嘆:一種廣闊無邊的共鳴感,令人忍不住,低調地激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