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4月18日 星期六

二入天水圍圖書館。覲廷書室輕攝

 
 
 
 
 
 
 
 
 
 
 
 
 
 
 


恃著一身輕,當然是先到屏山文物徑走走,進了覲廷書室。

有一個老人團、一個學生團到訪。
聲音很多。
我攝我的,攝著攝著,人全走了,我正處於一個暗室,竟有點陰冷的感覺。
心生一念:此處可作鬼片場景。
剛才人很吵,突然又一粒聲都聽不到,那種巨大的反差,有點鬼意思。
享受了片刻恐怖感,重新走回陽光中,順手,拍一拍奔跑中的輕鐵。
以及坑尾村公廁。

隨後轉戰香港最美圖書館---天水圍圖書館,這次是第二回去了,今次是有備而去。

戰前攻略:到五樓的成人圖書層,由頭到尾掃一次場。取下想看的書,坐下,挑出將會借走的八本,剩下的,即場KO。一旦看完,「即走無慮」。

想不到,掃完一次場後,眼、手、腳皆已累。
目標書種以哲學、宗教、文學(新詩、古詩、散文、評論)、繪畫、攝影、電影、建築為主,共取下十八本書(我已經盡力克制了)。
這意味著將要即場KO十本。
為了全面感受最美圖書館之妙雅,我轉了三個方向的不同座位,梳化、膠椅、時尚木凳,坐著看不同的書,背負不同的光。
看書過程中,交叉刺激,以致靈感如泉湧,令我以手機錄下七八個新構思,直逼千字。
今趟,真是值了。

特別一提管管的童詩集《腦袋開花》,本來,管管想以《月亮洗頭》命名,後聽從孩子的呼聲,選用前者。
我覺得兩者皆好,但似乎後者更好。

管管是台灣詩壇一個妙絕之人,有才而好玩。
此詩集的詩,童味十足,但其實暗藏深厚底氣。
給孩子讀的詩,我推薦這本。

抄兩首有趣的:


《下放之海》

他用剪刀剪下一塊藍色的海
想把它放在戈壁
敦煌說:「不可以,駱駝會生氣!」

(敦煌說,哈哈,妙!)

《放牛》

孩子放牛
牛放草
草放山
山放雲
雲放孩子

(放字,用得如此精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