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4月16日 星期四

《狼圖騰》:既防狼,又敬狼的大自然法則。香港電影譯名批評



狼群很有耐性,等待數月,只為等羊吃個大飽,跑動就不夠快,此時機一到,狼群大舉出動,瘋狂咬殺。

男主角說:「狼太可惡了,如此殘殺黃羊。」
蒙古隊長說:「錯了,黃羊才是可惡,牠們會把草吃光,那也是命,而且是大命。」

狼羊的固有形象,改變了?

《狼圖騰》這部戲,主角是狼。
狼王冰冷深銳的眼神比施撒(《猩兇崛起》)更有戲味。
那些狼馬羊犬混戰追逐的場面,是前所未見的精彩。
中段更看到一幕震撼的「鐵馬冰河」,群馬如冰雕般死立在冰河上。視覺效果太出色。
在港上映的戲院太少,太忽略了。

導演是法國人阿諾,拍過《情人》和《敵對邊緣》(很精彩的狙擊手對決)。

戲的後半段,人類以消滅牧民敵人----為理由,對狼族展開捕殺(狼皮亦有價),走投無路的狼選擇跳崖自殺或自埋於山洞。相當淒涼。
在此片中,狼是被欺負的弱勢社群。(村上春樹必然會站在狼一方,定黃羊一方?)

彭浩翔曾在金像奬舞台上說要提名騾子爭獎,此片中的狼才真正有實力候選,真的有戲。

為拍這部片,共養了16隻狼崽,由小養到大,並馴化成「演員」,用馴化的狼演員去演野性難馴的狼,這不就是狼的演技嗎?
據說,片末,每隻狼的名字都有列出來。

反而人的角色,演得很一般。

男主角馮紹峰是被分配到蒙古的知青,他偷養了一隻小狼,但心理很矛盾,既想做到人狼共融,又不想磨滅其天性,故此被養了很久的狼咬了一口,也只能說:「咬得好。不愧是狼。」猶如傻佬一樣。
男主角好心而做傻事,他養狼是想了解狼性,培養感情,也看能否找到改變種族矛盾的可能性。
狼顯示了牠的深層抗絕。
電影的批判重點在此。(雖然批判性已削弱了許多)

《狼圖騰》小說超暢銷,作者姜戎卻勁低調,網上找不到他的任何照片(相信出動高登起底組都冇用)。但《狼圖騰》電影編劇的名字卻是蘆葦。

當年,《狼圖騰》小說引起極大爭議,狼的祖先是否蒙古族所真正崇拜?追殺狼是否一種種族逼害的隱喻?《狼圖騰》電影將重心移至環保上,減輕了種族仇視,得以拍製和上映。

 

香港電影譯名批評


南韓片《逆權大狀》是部好戲,最近,有部南韓新片,據說也不錯,港譯《逆權師奶》。但兩片沒有直接或間接關係。
起港譯名的人,完全不尊重一部電影的獨立創作。
戲名上的模仿,已經令這部新戲降了一格。冤枉。

人貴乎本身之獨特性。
戲也一樣。

同期新戲還有《紐約風塵》、《叛國追兇》、《戰火情天》,都是熟口熟面的戲名。

香港的入口電影譯名機制究竟是如何的?有苦衷嗎?
不可以多些《無定向喪心病狂》的譯法?
「無定向喪心病狂」咪又係借用周星馳名句?
呢句係經典對白,唔係舊片名,情況好少少。

戲名,最好是能做到獨一無二兼切合劇情。
如果做不到,就花錢請專業譯名員,而且是幾個人以上,經過討論才扑鎚。
須知道,個譯名一旦確定,以後個個影評人都會將之寫入歷史,要尊重原創者付出的心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