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隨心六段。建議彭浩翔拍《決戰嚎喪》。《恐怖在線》的一個故事



 

 

1/建議彭浩翔拍決戰嚎喪

 

廖亦武的吆屍人獲得卡普欽斯基國際報道文學奬,第一篇的人物就很精彩,嚎喪者李長庚。
李長庚乃窮極之人,為餬口四處流浪,以扮孝子替人哭喪為業,並嚎出一支隊伍來。
哭喪也學問,步驟、力度、細節處皆不可含糊,文中有詳細交代,好好笑。

其中一節寫道:
按規矩,封棺之前,我們當中至少有五、六個人撲棺三遍,被其他人死死拖住,待蓋子一扣,大鐵釘砰砰下去,才暗自鬆口大氣。

哈哈哈,之前哭崩長城.......終於暗自鬆口大氣,搞掂,收工。

相比起丐幫,他們可喚作嚎喪幫。
但各地皆有嚎喪本土派,李長庚一伙且戰且退(哈哈哈),最後在一小區嚎出名堂,與本土派決一死戰。
雙方皆調借嚎喪一流高手助陣(哈哈哈),李長庚一方將勝之際,被人暗算,嗩吶聲斷......廖亦武筆力千鈞,寫得異常生動,令我看得笑至近乎抽筋。

哪位名編輯名記者認識彭浩翔,建議他拍部黑色幽默電影,決戰嚎喪吧。


2/二樓書店之苦

 

旺角二樓書店深受租金壓力之苦,可以理解。
某間二樓書店,為減開支,辭退舊人,請了個新人。一個有點「鈍」的新人。
當留下這新人獨自看鋪,頗令客人勞氣。
櫃台前有人買書,有人訂書,有人問書,他就亂得猛抓頭,不知所措。客人要等很久,有些等不耐煩就走了。
有一次,我訂了本書,專程去拿。五分鐘應該搞掂了吧!
誰知,他在櫃枱內的新書貨架上來來回回看了五六次,只有一個答案:冇喎!
不可能。店主親自致電叫我上去拿書的。
我叫他打電話問店主,店主說在新書架上,他說沒看見。
店主說有現貨在賣(因我訂此書,他們順勢多入了幾本),到書店架上找。
最後,是我找到的,因為我知道這類書大概放在哪一欄。
他「聰明」地拿著書到新書架上「拼拼」,一下子就找到,新書架上本來就有這本書。他看了五六次都找不到。
緩慢的手續過後,埋單30分鐘。
我是這間書店的熟客,每次見到這個店員獨自看鋪,我都會倒抽一口涼氣。
租金竟把店主逼成這樣?甘於請一個跟書店格格不入的趕客員工。
之前的舊店員很醒目的,動作快,上網查書時腦筋靈活。
俱往矣。


3/恐怖在線的一個故事

 

恐怖在線有個故事有點意思。
一個旅行團到馬來西亞旅遊,其中一對情侶離隊自由行玩了幾個小時,但歸隊後發生了一些怪事,跟導遊溝通出現問題,約好的事卻失約,但各說各沒錯。
回港後,情侣約導遊見面,因他們看照片後忘記了照片中的地方,他們不知自己曾去某間照片中的大屋。
一番周折後,導遊帶他們重返那間大屋,屋主說出真相。
原來,情侶私闖大屋,犯了禁忌,屋主懂下降頭,讓他們喝下一杯水,這杯水可令他們忘記曾進大屋的事。
這已經是最溫和的降頭了,馬來西亞很多人都懂玩降頭,若遇上惡角色,後果嚴重。
真有這些妙的降頭水嗎?其他的事都記得,只記不起曾入那間大屋?

 

4/巴士街站頂蓋大觀

坐在巴士上層,每經過巴士街站頂蓋,總是發現一些奇怪的物品,有些是高樓大廈上掉下來的,但很多頂蓋周圍,方圓兩里內都不見高樓大廈,卻有對Puma鞋,或者有個人形大公仔,你不覺得奇怪嗎?
佛家講「萬法緣起」(萬事萬物都是因為一定的原因產生的)。這令我聯想,這些奇怪的物品,是基於什麼因由而被扔到巴士街站頂蓋的呢?


5/香港是個不值一去地方潮文,港人叫好?!

內地微博瘋傳一篇名為香港是個不值一去地方的潮文,原文暫未看,知個大概。

動新聞說:

香港是個不值一去地方作者「留幾手」承認自小聽Beyond、看香港電影電視,一直對香港有感情,但去過香港後卻感到失望,因為銅鑼灣沒有「古惑仔」,只有一群老頭子擠在投注站為免費看英超直播;有「文藝女青」爭相在街頭自拍,「可是哥一眼望去,只看到無窮無盡的藥店」。

作者是內地人,內容是兩邊皆彈,指去香港的內地人大多赤貧,消費力弱,幫不了香港經濟,犯什麼賤?另一邊,則踩香港這地方跟想像完全不同,不值一去。

這個作者不明白,內地人喜歡來港,更多是基於心態。
香港過去五十年,辛苦建立的香港自身形象品牌,一直吸引著內地人。
所謂購物,只是一種附助行為,在香港品牌土地上任意地做這做那,才真正是舒心活絡的。
當然,這個品牌正在逐漸降格。

香港有什麼好,香港人自己知道。
然而,此文卻討好了不少香港人。
看來,香港人是情願你痛罵香港不好,總之你們不來就好。


6/黃絲中的再分裂

 

眼下的政治形勢,蕭若元看得最準。
藍絲和黃絲的分裂,已凝固了,極難改變了。
最新的分裂是黃絲中的再分裂。
激進派在破壞團結,原因不明,他們的姿態是要麼歸順我,要麼不要阻我前進。但非激進派口頭上雖也反對甚至譴責激進派,卻實際上只能為身處「同一陣形」而包容他們。
蕭若元激動地說,他的目的就是不想團結,你卻以團結去容忍他,最後的結果必然是被他拖垮。
但由於蕭若元與激進派有些歷史恩怨,所以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不認同蕭若元的說法。
關於雨傘運動的書籍,我一本也沒有看,蕭若元寫的那本,最近出版了,打算看看這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