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3月10日 星期二

文革。血腥和暴力。媒體的誤導(《我們生活在巨大的差距裡》余華)


 

 

在我的文學視野中,我的潛意識已經替自己定下了喜歡哪類作家和文字的標準。
我的顯意識也沒有異議。
所以我不會跟別人比併誰看的書更多,我只看喜歡的作品,而不喜歡的作品,無論其名氣有多大,我都不會佩服的,也懶得爭拗。

余華就是我喜歡的作家之一,最近在看他的雜文集《我們生活在巨大的差距裡》。

第一篇,余華想「正版」地回答一個老問題:早期的短篇小說充滿了血腥和暴力,後來這個趨勢減少了,為什麼?
這也是我和很多余華迷一直以來的疑問。
余華為答此問,回憶起文革時代的生活,故事描述得著實精采。
寫文革故事的人,多不勝數,但余華的文字,合我口味,其他大多數作家都不合。
我的潛意識定下的可觀文字標準,就是這麼回事。

余華說,他小時候經常偷看當醫生的父親做手術,血淋淋的場面進進出出他的童夢。
還有,經常聽公判大會,犯人的慘狀都看習慣了,他曾近在咫尺地看到一個犯人被捆綁在身後的雙手,太可怕了,血流已中斷,雙手發紫發黑,那個犯人在被槍斃之前,他的雙手已經提前死亡。
可以想像,這犯人所受的虐待,是何等恐怖!

余華還近距離看槍斃犯人,軍人對著犯人後腦怒轟。
1989
年底(1989?)余華開始做一種漫長而恐怖的噩夢,夢到各種童年看到的恐怖畫面,還有自己被追殺,被一模一樣的轟後腦形式槍斃,嚇得大汗淋漓和心臟狂跳。長期如是。
余華意識到白天寫下太多的血腥和暴力,相信這是因果報應,於是警告自己不能再寫血腥和暴力的故事了。
余華說,20年前這個夢令他改變了,否則自己會沉迷於寫血腥和暴力的故事,或會精神崩潰,後果不堪設想。
這就是余華的解釋!
這就是余華的解釋?


余華視大仲馬的《三劍客》和《基度山恩仇記》為文學入門書,於是推薦給十一歲的兒子看,其子看完後說:「原來還有比哈利波特更好看的小說。」

第一個以花比喻女人的人天才,第二個再用此比喻的人就是庸才,第三個呢?蠢才。
但法國詩人馬拉美,自有奇招,他為了勾引美麗的貴夫人,寫出了這樣的詩句:「每朵花都夢想著雅絲麗夫人。」

余華說:
       
英格蘭球迷是這個世界上最為著名的足球流氓,有關他們縱火鬥毆的報道常常見諸報端,而我印像中的英格蘭球迷卻是十分可愛。為何要將英格蘭球迷首選為世界足球流氓?這可能是媒體的作用。在熱愛足球的國家裡,都有縱火鬥毆的球迷。問題是世界媒體已經習慣在英格蘭球迷身上找茬,從而讓其他國家的足球流氓常常逍遙輿論之法外。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去美國的時候,美國諾頓出版公司當時的董事長蘭姆先生對我說:

       你知道什麼是媒體嗎?

        他坐在家中的沙發裡,舒適地伸出食指,向我解釋:比如你的手指被火燒傷,如果媒體報道了,就是真的;如果媒體沒有報道,就是假的。

 
從余華這段話,我們可以了解媒體的力量。隔得愈遠的地方的新聞,我們愈容易被誤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