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3月17日 星期二

中國85億買下AC米蘭。我的心不見了。愈小間的茶餐廳愈好吃。訂購好書10本




 
 

1/中國85億買下AC米蘭

 

網上流傳一個調侃中國足球的笑話:

一個韓國人,一個日本人和一個中國人有幸見到了上帝。

  韓國人問上帝:「我們韓國什麼時候能獲得世界杯足球賽的冠軍?」
上帝說:「50年。」韓國人哭了:「嗚嗚嗚……我這輩子是看不到了!」

  日本人也問上帝:「我們日本什麼時候能獲得世界杯冠軍?」
上帝答:「也許100年吧。」日本人也哭了:「嗚嗚嗚……我下一輩子也看不到了!」

  中國人當然也問上帝:「我們中國什麼時候能獲得世界杯冠軍?」
  沒有想到,上帝哭了:「嗚嗚嗚……我是看不到了!」

習近平誓要改寫這個笑話,實現中國足球夢。
其中國足球夢是中國隊打入決賽周,之後舉辦世界盃,最後奪埋冠軍。
一眾富豪,包括前內地首富王健林,合資85億買下(我曾經最like的)AC米蘭,以順應習近平的中國足球夢。
買咗又點?
大把錢,即入貨啦,買美斯、C朗、蘇咬雷斯、尼馬啦!
嘩,買咗之後,前大半季殺入前三位之後,換入全華班,踢意甲。輸晒都唔會降班。
或者,殺入歐聯決賽至換全華班,嘿嘿。

 

2/愈小間的茶餐廳愈好吃

 

樓下有很七八家茶餐廳,經過長期的試食,發覺愈小間的茶餐廳愈好吃。
因為小,所以下的心機就更專注。道理如補習社,一個導師教三人和教三十人,當然會有很大的分別。
小餐廳的餐,可以做到份份精製,大餐廳就不行,為求速度快,往往製作馬虎。
當然,如果小餐廳的廚師手藝太差,那就任你如何精心製作也是徒然。
我每吃早餐必到的小小茶餐廳,公仔麵湯底由優質豬骨精熬,其他茶餐廳睬你都傻啦。我吃的就是誠意。
這間小小茶餐廳,蠱蠱惑惑地以誠意,悄悄儲收熟客。
七八種配料,我獨愛五香肉丁,麵、肉、湯互融,三者的味道都浸染著鮮香。
眯著眼,輕輕嗅一嗅,已經I am loving it
神來之筆是加一小束新鮮的切絲西生菜,分量不夠,但其效果就是讓你感覺分量不夠,不是引你加錢加菜的問題,You Know
須知,以上所讚,並非出自精緻茶餐廳,事實上,這家茶餐廳裝潢普通,外觀無任何品味可言,只是,廚師用心做菜而已,有人味兒。
在其他茶餐廳吃早餐,則似感覺在吃機械生產出來的食物。

人生苦短,自當善待自己!

3/訂購好書10

 

逛書店已經不再是我買書的主要渠道。
我最想看的書,在書店裡通常不齊全。
所謂我最想看的書,通常是指我最信任的作者的作品。
這批作者,是我根據多年閱讀經驗而篩選出來的「新世代」文章高手,可列成約50人的名單。
所謂「新世代」文章高手,主要是要跟老一輩文化名人如魯迅、張愛玲等區分開來,以凸顯全新面貌的「現在寫作」。這是我個人想法,在此略過。
這些名字,是信心的保證,他們的作品於我的人生是真正的有益,而逛書店,已淪為「執漏」動作。
我會定期查閱這批作者的新作,欣然訂購。
昨晚,深夜,對著家中藏書之架,邊看作者名,邊輸入搜尋他們的新作,一輪猛烈掃射,掃出八本新作,外加兩本意外發現的資料性好書,查看過簡介和目錄,認為全是可觀之作,太開心了,又要大出血了,出血,然後以多位優秀作者的思想文字回報(回補),也值了。

包括《好好講道理》,由現代才子中的才子刀爾登講邏輯,可讀性應該很高。

《丘陵之雕:野夫詩集》,土家族散文高手野夫的新詩,還真沒看過。非常期待。

在文字海洋中,能與同類知音神交,那份喜悅感,可以令人失眠。


4/我的心不見了

 

今期《壹仔》肥佬黎篇專欄「心是我家」,甚為感人。
肥佬黎寫飲食,我已看膩了,條友成日講米芝蓮三星外國美食,貴到我想嘔。
反而,他寫生活情感文章,感情分之高,非尋常作家可比。
話說肥佬黎世姪女雲莉個性奇特,她家境富裕,從小就強悍過人,曾在14歲時兜口兜面質問肥佬黎,點解佐丹奴T恤洗多幾次就變硬,硬到著唔落?(哈)
雲莉婚後性情大變,感到生活無味,經常嚎啕大哭。
她曾近乎精神崩潰地爆出兩個驚人的句子。
「我的心不見了。」
好句。
雖然悲慘哀傷,還是帶有詩意。

還有一句:「嫁了給人不甘心。」

這句話多麼奇詭,可以有很多種解讀。
任你想像,饒有趣味。
雲莉感到不自在,想到離婚,卻又找不到離婚的理由。
整個人生,一片茫然。

後來,雲莉信了佛,全心幫人,忙得不亦樂乎,生趣又回來了。

我覺得雲莉這個人物很有趣,她後來信佛助人這點沒什麼特別,反而是她之前的表現,在肥佬黎感性的筆下,她是如此要強,卻又那麼脆弱,失控高呼「我的心不見了」,旁若無人地宣洩出一種天地間罕見的,淒涼的美。


5/

有人問:「有D女仔戴口罩,但睇得出有化濃妝,點解?」
又好似係喎!
想到兩個可能性:

一,都有除口罩的時候,例如食飯時的一個小時,就可以露妝了。
二,就係因為戴口罩,唔好睇,所以化妝,盡露,至少俾人睇到眼妝。
還有其他原因嗎?


6/

大角咀有條「詩歌舞街」。
香港怎麼會有條咁文藝嘅街道?
原來,此街原名是Sycamore,意即無花果,無花之果,不吉利,遂以音譯得名「詩歌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