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

羊年浪走韶關

 
 
 
 
 
 
 
 
 
 


大年三十,欲奔韶關。
奈何,中旅社說,高鐵票已盡,訂不到。
遂改變路線,取深圳大鵬古城。
到深圳北站,欲坐巴士往大鵬區之際,非常八卦地看了看高鐵票源。

咦?

往韶關的高鐵票,竟然多到幾乎要割價求售,點解?

即走都有飛呀大佬!
即興,即走,走韶關。


深圳至韶關的火車,以前需4個多小時,現在坐高鐵,只需1小時40分左右,此為我動身之最大原因。

廢話略過。

韶關市區的主景,是風采樓、曲江和中山公園。
夜色下的曲江景色,倒映至美。
晨霧中的曲江,也是一絕。

江邊小園,又有張九齡紀念詩碑。

張九齡,出生於韶州(即今天的韶關),唐代詩人中之名家,有嶺南第一人之稱。若選十大唐代詩人,張九齡會入圍。

九哥最出名的詩是望月懷遠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沿江行,竟於武江橋墩下,發現塗鴉。
整次韶關街遊中,這是絕無僅有的一處塗鴉。

而看似平凡的中山公園,則以十多樹桃花成功勾引了我。
應節之紅,相機伺候,略作構圖,美色露矣。


(以下一段縮寫,因原文已投稿某旅遊雜誌。)


惟,森林公園,才是最大的驚喜。

古木參天,仙霧吞天,有置身仙山之嘆。

如此重霧,殊為難得。


山頂的韶陽樓,是重建之樓。
古樓興建年代記錄不祥,但有唐代詩人許渾的韶州韶陽樓夜宴一詩可證是真。


登上霧樓,天下白夜。
快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