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2月22日 星期日

小念頭。十一閃〔畢生難忘的感動。香煙起革命。4張影碟〕


 
 

1/一次畢生難忘的感動

年三十晚近十二點,電視台記者現場訪問巡街警察:「今年,若想點讚一個人,會讚誰?」
外形像個硬漢子的警察說:「我老婆。這些年,家裡都是她一人照看,帶孩子,我每次三更半夜回家,都有熱菜熱湯吃,真難為她了。這些年,我沒說過什麼話謝謝她,大男人嘛,說不出口,心裡有這想法就可以了嘛。」


記者不放過他,硬要他打電話回家親口說。


老婆接電話,還說笑:「誰呀?」警察正經說:「別鬧,老婆,這些年來,家裡的事,全是你一人挑著,太辛苦你了,我一直也沒謝你,大男人,說不出口。現在,大年三十,我又不在你身邊,我今天打電話回來,是想說句謝謝你。你有什麼委屈,說出來吧。我聽著。」


電話那邊沒有聲音。
「老婆,說話呀。」
電話那邊傳出了哭聲:「老公,我不知道說什麼,我現在臉上全是淚水......
很動人的一幕。


如果記者不是「逼」他,他就仍然不會打這個電話。
在大好的節,不需別人逼你,你也該給你愛的人,一次畢生難忘的感動。


2/今年,香港的農曆新年很不同。

以前,農曆新年的香港,冷冷清清,感覺像超過一半人離港。進港的人也少,進港等於走入冷清之城。
今年,周街都係人。
自由行也比往年多了很多,他們不懼罵阻,奮勇來港。
想睇部戲都買不到飛(人龍之長太恐怖)。

今年,《多啦A夢》一枝獨秀,票房遠遠拋棄吳君如、黃百鳴。
想不到卡通片《多啦A夢》(叮噹系列好像從未進過電影票房前三名吧)會咁勁,想不到林保全有咁大懷念力。


今年,香港的農曆新年很不同。

 

3/香煙起革命

 

不知香港政府是否知道,香煙包裝在靜靜起革命,而目的是針對加香煙稅。
例如健牌4號的超炫中空濾嘴設計,富有時代感。
心理上,吸煙者覺得,煙貴了,但香煙設計有型,貴得值得。

大陸有些香煙原來很貴。


黃鶴樓,28元。
玉漠,70元。
金雙喜,95元。

4/

大陸劇暗黑者,節奏很快的偵探片。
有點特別,可以一看。

5/

在一個節目,看到海鴨會飛,而且飛得優雅。
海鴨身體如此肥重,竟然可以飛十數米。

6/

在一個節目,看到北京新年賣花燈的攤檔,那些花燈非常漂亮,尤其羊形花燈,維肖維妙。
也不貴。
想想維園花市賣的「精品」,差太遠了。
下年可考慮到北京尋貨源回來賣,即時妙殺全場精品檔。


7/

閉目養神,眼皮合上,右眼出現影像,是我「看到」自己的瞳孔形狀,白圈蓋黑圈,黑圈蓋白圈,成「回」字形,大口在近,小口向遠,不斷如雷達網般向前飛去,運向深空。
持續了兩分鐘左右。

8/「打到台灣去,活捉林志玲。」

這句大陸網絡戲言,包藏了很多元素。
首先,它濃縮了中國大陸和台灣的複雜歷史關係(下刪一本500頁大書的字數)。
然後,這句話明顯地冒犯了林志玲。
但吊詭的是,這句話同時也是對林志玲最高的讚美。

9/即影即有的完美之作

 

隨著欣賞攝影佳作愈來愈多,愈來愈多,愈來愈多,開始覺得,似乎每一張照片都不完美,即使是世界公認的傑作,都能找到一丁點的瑕疵。
遇到疑似完美的相片,卻又是後期精修加工之作。
所以懷疑,究竟有沒有即影即有的完美之作?
我暫時想到的是,如果有即影即有的完美之作,那應該是極簡主義作品。
愈簡單,錯就愈少。
而神奇的是,優秀的極簡主義作品的內涵,卻並非「簡單」那麼「簡單」。

 

10/4張影碟


《單身男女2》,作為杜琪峰的影迷,開始出現想給負評的想法,相當大鑊,杜琪峰要加油了。故事好一般,拍得好一般,古天樂曝光率太高了,開始有點厭倦看到他。


《唐伯虎衝上雲霄》,本來就沒有期望,果然。杜汶澤有喜劇天分,但近年專揀爛片拍。


《超能煞姬》:預告片好似幾精采,但看後感覺又不算好。崔岷植參演,戲份不少,但VCD冇佢大名,亞洲演員仍被歧視。


《魔角》:這部有點意思了。男主角長出魔角,好人見了會害怕、抗拒,壞人見了會親近,自動爆出心中惡念。故事奇特,所以也就吸引。


11/內地的垃圾處理法


在大巴,兩乘客喝完罐裝飲料,喝完問售票員:「有垃圾桶嗎?」
「沒有,扔地上吧。」
「地上?」乘客被鎮住了。
扔在地上,方便嘛!
晚上自然有阿姐打掃。
這樣,阿姐才有工開,乘客方便,就業機會也有了,雙贏!?

大鵬古城也是。
旅客亂扔垃圾,沒人管的,反正晚上有人打掃。
遊客方便了,就業機會也有了,雙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