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賞詩百嘆】(16-20)(16: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腦癱」詩人余秀華事件)


 

 

16/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余秀華)


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
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
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大半個中國,什麼都在發生:火山在噴,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關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槍口的麋鹿和丹頂鶴
我是穿過槍林彈雨去睡你
我是把無數的黑夜摁進一個黎明去睡你
我是無數個我奔跑成一個我去睡你
當然我也會被一些蝴蝶帶入歧途
把一些讚美當成春天
把一個和橫店類似的村莊當成故鄉
而它們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評:情感動人,句意美麗。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腦癱」詩人余秀華事件

近月,「腦癱」詩人余秀華事件在內地鬧得沸沸揚揚。
余秀華是個鄉村婦女,患有腦癱,但不影響寫詩。

有詩人將余秀華的詩抬高到與狄金森、北島並論。
有詩人認為太抬舉余秀華了。
但鬧的另一重點是詩人兩字之前為何強調「腦癱」?
這種炒作,詩界中人該如何評價?
事實上,很多著名詩人都不願意發表意見。

許子東評,此詩中,「中國」和「睡你」(必須是由女人說)是關鍵詞,構成時代之音。
亦有詩人以作詩技巧的專業角度去評論,這首詩其實不怎麼樣,技巧欠奉。
但我認為,詩本身能否感動人,才是第一要點,感動人的元素中,技巧並不是最重要的。

很多本來甚少讀詩的人因此事被熱議而看了余秀華的詩,直言喜歡,這就是結論了。
還需要評論它的寫詩技巧行不行嗎?不需要了。

 

 

17/我是一個好色的女人(巫女琴絲)

 

我站在一面鏡裡
看自己的乳房
一天到晚
麻酥酥的
還在發育的乳房
即使隔著
厚厚的玻璃
摸起來也很舒服

 

嘆:男人看了感覺奇特,即使女人看了,也會感覺新鮮吧。

 

18/黑夜的女人(陳有臏)

 

此刻,她把自己扔在一張雙人床
姿勢過於隨意
床寬大,她顯得弱小

室內關燈,有太強的燈光從窗外湧進來
她波浪式的卷髮
泛著淡紅光,比夜柔軟

她緊閉雙眼,似乎已睡著了
但從灰棉被裸露的奶子
仍然醒著
像兩隻孤獨而膽怯的眼睛

 

嘆:這是性感的文字。

 

19/觸電(北島)


我曾和一個無形的人
握手,一聲慘叫
我的手被燙傷
留下了烙印
當我和那些有形的人
握手,一聲慘叫
它們的手被燙傷
留下了烙印
我不敢再和別人握手
總把手藏在背后
可當我祈禱
上蒼,雙手合十
一聲慘叫
在我的內心深處
留下了烙印


嘆:有形的人,無形的人,足以令人沉思許久。


20/點燈(陳東東)


把燈點到石頭裡去,讓他們看看
海的姿態,讓他們看看
古代的魚
也應該讓他們看看亮光,一盞舉在山上的

燈也該點到江水裡去,讓他們看看
活著的魚,讓他們看看
無聲的海
也應該讓他們看看落日
一只火鳥從樹林裡騰起
點燈。當我用手去阻擋北風
當我站到了峽谷之間
我想他們會向我圍攏
會來看我燈一樣的
語言

 

嘆:都把燈點到石頭裡去了,還嫌不夠詩意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