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暑期工酸中帶甜回憶錄




中學時代,做過幾份暑期工。

其一,做過跟車搬貨。
閒時被迫和三個同事鋤大D賭錢,我本真心不願賭,何耐不賭難討好。
不賭就是離群,離群者很難做下去。而且當時我是學生,他們是成年人。我是離群的大熱門。
幸好小弟鋤大D有點根底,有輸有贏不致淪為魚腩。更好彩的是其中兩個吵架,以後不用再賭了。順利做了兩個月。

其二,做過大家樂,煎過雞扒。當年的大家樂,有個優良傳統,煮熟的飯餸不留過夜(現在不知是否如此)。
於是,收夜的員工有福了,一齊分吃當天賣剩的飯餸。

當年,大家樂有賣整隻燒春雞、蓮子羹,頗受歡迎,更受收夜員工歡迎。
另外還有炸雞髀和蒸排骨飯,遠比現在的好吃。
以前的炸雞髀又大隻又重雞味,一口一流油,現在的卻似營養不良,乾巴巴的。

每當收夜的晚上,三四個員工收拾乾淨後,面對十幾二十份飯餸,亂吃一通,吃不完就帶回家,給媽帶份消夜。
那是段歡樂日子。

其三,做過金融推銷,是正統的,公司也出名。
只是,推銷很難。
但這份工有底薪數千元,當時的打算是做一個月,至少可拿底薪和同學去旅遊。

推銷工作不易做,當時有七八個新職員,我被分派跟隨一個二十七八歲左右的女上司,這個女上司是個女強人,而且長得不錯,她很照顧我,第一天就請我去上環吃了「記憶史上三大美味平民餐」之一的窩蛋牛肉飯和蒸鮮魚。
那一頓飯,太美味了,記憶猶新。吃完後,她還問我飽了沒?不飽再加菜。

回想起來,我對這個女上司很有好感,她也對我特別照顧,她本來可以成為我人生中一個很好的朋友,但是我當時只想賺底薪然後和同學去旅遊,所以,當我辭職的時候,她很愕然,下班後跟我談了兩個小時,要挽留我。
我卻早下了決心,不肯。

女上司找她的男上司再跟我談。這個上司的上司,是個有趣人物,此人當年三十多歲,長得頗為英俊,髮型永遠all back,是個口才極佳的「蠱惑型」才俊。

有一次,正做電話推銷,一般來說,我等新人每打電話推銷,多數被即時拒絕。
某個電話,又被拒絕,我掛了線,對旁聽的男上司說:「此客很奇怪,不好說話。」男上司說:「是嗎?我來試試。」

男上司拿起那張卡片,撥電話。哈,他竟然跟對方猶如老友般嘻嘻哈哈地談了二十分鐘。
旁邊的人都看傻了眼。
他之後對我說:「也不是很難,這個客人,可以再傾,我跟進吧。」
厲害厲害。

回說男上司受女上司之託勸我留下,他雖口才上佳,但我早已和同學安排好武夷山背包之行,誓死不留。
女上司很不開心,因為她很想栽培我,我卻目光短淺。
不過,她仍然保持冷靜跟我道別,並祝我旅程愉快,我也感覺有點辜負了她的好意,日後也不敢再找她了。

這個女上司其實是一個很值得結交的朋友,她不但有女強人之強,也有溫柔體貼一面,當年沒跟她再聯絡,我是有點後悔的。
她那強中帶柔的外貌,我仍然清晰記得,反倒是她的名字,被我的潛意識秘密地藏起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